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s  

 

結了婚之後,整個人變得認清現實許多。

 

從前是生活在天上的公主(雖然家產不及連X文的萬分之一),對數字感冒,對品味著迷,用一堆假時尚和偽文青當作生活必需品填飽自己,回想起來,不是不想把當時的自己敲醒的。

 

但,不食人間煙火得很幸福。

 

 

婚姻對我而言,不至於是戀愛的墳墓,但,絕對是公主的監獄。

我倆的婚姻觸犯了天條,因此被打入凡夫俗子的人間,金銀財寶庫都叫王母娘娘給鎖了起來,鑰匙給鎮宮的石獅子吞了,因此,錙銖必較的種子,就飄進我的生活中生了根。

我可以不買衣服、不逛街、不上餐廳吃美食、不看舞台劇,找最便宜的便當來嗑,抽掉生活享受的血液,努力工作存錢,甚至卯起來研究財經。

一切只是為了有一天,我可以不那麼捉襟見肘的迎接小天使的來到,和,能夠有機會完成自己長久以來的目標。

 

 

Starbucks 擺在這種情境下,自然是太奢侈的調調。

我的隨行卡的確常常躺在皮夾的小角落,獨自緬懷著一天一杯的黃金歲月,黯然神傷不已。

 

 

連寫寫東西,都變成每天過著家常生活的我遙不可及的白日夢。

心事太多,都不知該挑哪一項無病呻吟?

汲汲營營的日子,思緒只剩一團忙亂的毛線球,理不出文采。

但今天,好容易我的手指終於想和鍵盤談戀愛,在書桌前,奏出一篇一篇的愛情序曲。

好個秋日曲調。

 

手指與鍵盤,文思與咖啡,再怎麼生活化的我,還是忘不了與舊情人星兄唇齒相依的滑順感,瞬時,火熱的慾望蔓延全身,今天,我一定要見到他。

鼓起勇氣走向散發光芒的店舖,拿了一杯在手,在深情望著星兄的同時,我彷佛看見,從前那位不食人間煙火的公主,在前方對著我微笑。

 

 

公主不死,輕盈的生活感尚未消失,只是姐,用更溫柔的成熟來包裹。

 

 

微奢侈,偶爾為之,更幸福。

 

 

I love Starbucks, actually.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ages (1)  

  

舞,是一種姿態。

舞,是一種身體的語言。

 

我們太習慣開口說話,學習用各種語言表達自己,也用各種語言掩飾自己。

Speaking, 太容易作假;亦或,見有些人汲汲營營,張牙舞爪的用口語行銷包裝自己,在浮誇的世界中,掙得一席能見度。

 

但舞,是另一種樣貌的表達。

我悲傷,我可以將憤融在肢體中,利用舞的力量把痛揮灑出去;

我開心,我可以將興嵌入肢體中,利用擺動的輕盈把幸福揮霍開來,

原來情緒可以如此毫無保留,又不傷人傷已。

 

一開始站在鏡前,我對自己的反影如此陌生。

不習慣,不習慣這樣赤裸的表達內心;

很羞赧,很羞赧這樣的擁抱真實。

 

但當音樂一下,肢體需要揮舞的區域,情緒需要宣洩的出口,

於是我打開雙臂,撐開肢體,

隨著音樂,累積情緒,找到出口。

 

在舞的瞬間,我找到釋放的自己。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