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目前日期文章:2016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載  

每次看到別人馬麻迎接自己寶貝誕生,總是充滿為人母的喜悅,母性慈愛的光輝常照得我睜不開雙眼,無論是職業婦女兩頭燒,或是成為全職媽媽,那種甘心樂意的精神總是讓我艷羨不已。對於經常自認母愛容量內建不足的我來說,擁有孩子生命就變得完整、幸福」的概念,是我很難打從心裡理解的奇事。

關於為何想要有孩子這件事,之前也跟老公討論過很多次,我們兩人也在不停的互相確認和自我問答的過程中,辨識出自己對於生兒育女真正的心意。因為說實在的,那種「結婚生子才是自然過程」、「社會少子化這麼嚴重,夫妻要多增產報國,以減緩老人社會的提早來臨,增進全人類福祉」「有孩子才能跟父母、親戚、公婆、朋友、路人交代」、「因為婦人生子才是神所喜悅的」種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實在很難讓我們支撐父母這個角色辛勞一生、用心良苦的能量。親子關係實在是相當私人的生命經驗,如果連創造、經營這樣的關係都要給自己一堆理由才能做得下去,外加擔心旁人的眼光和社會的壓力,時時審判自己有無達到「眾人」、「模範」的標準,那樣為人父母也太辛苦了一點。

 

 

記得當時做羊膜穿刺的醫師斬釘截鐵的告知,我腹中寶寶是女孩時,心中失落感強烈到自己都害怕。我一向很討厭別人重男輕女,但自己那陣子卻常在夜深人靜時,因為無法適應自己即將成為擁有女兒的母親而悲從中來,偷哭好幾次,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怎麼可以對腹中的寶寶這麼不公平而哭得更厲害,搞得我以為自己要得憂鬱症了。在此之前,我時常幻想老公和男孩、女孩一起玩的模樣,也幻想自己跟男孩相處的模樣,就是對於自己和女孩兒完全想像不出畫面。老實說,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對於母女情結有這麼深的恐懼,那陣子真的神經兮兮的,連看電視節目,看到母女互相吐槽或揭瘡疤,只要感受到她們有複雜的情結,就會很驚恐的覺得: 

「萬一以後我跟女兒處不好怎麼辦?」

 

「萬一我們互看兩討厭怎麼辦?」

 

「女孩心思總是比較細膩敏感,很難討好,容易變成又愛又恨的關係,還是男孩比較粗枝大葉好帶一點...」

在心理諮商的領域,實在領教過太多這類型的case,也許更重要的是,我跟自己的母親本身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我母親對外婆也是充滿又愛又恨的情意,這種源自原生家庭的不良「遺傳」,確實讓我萬分敏感,不心驚肉跳都沒辦法。

 

好在,那種不忍回想的奔騰情緒,整我哭個幾次也就慢慢消散了。

現在我每天都在為寶寶祈禱,只要她身心健康完整,發展成長都正常就好,這樣,就夠好了。

 

成為母親,對孩子從來不會只有一種情緒,大體是期待中帶著害怕,愛中帶著怨,等等等等的,對孩子有複雜的情感,在育兒過程中恐怕是難免的。一開始就說了,全心付出心無旁鶩的母愛總是讓我羨慕,但更多時候,母親這個角色也是體驗中學習去愛。比起「母愛是天生的」說法,我更相信母愛或許有本能的成分,但更多時刻,我們都需要操練,讓自己成為更稱職的母親。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下載  

一個正在鬧離婚的前前前同事Lisa, 某天突然line 我,說她最近的婚姻狀況出了點問題。

我與Lisa真的是好久之前的同事了,離開那家公司至少也有四、五年了吧。這些年,我重拾書本,轉換跑道,她一直在原來那家公司工作,雖然我們有互留facebook,但交情並不深,只是上班時坐在附近偶爾一起吃飯聊天,離職了彼此臉書有時按讚,,連留言都鮮少的那種交集。

還記得我畢業時,她曾經問過我近況,當聽到我讀的是心理相關系所時,馬上興致勃勃的接問一句: 「那我以後人生有遇到什麼問題,就可以找妳解惑囉?!」接著,就開始問我一個她親戚遇到的困擾,詢問我的意見。是的,還不是她自己本身的遭遇喔。

 

讀心理系所的人常常會遇到這種問題,就是周圍的親戚朋友、同事路人,一看到妳,不是一臉防衛:  「所以,只要我跟你多講兩句,妳就會看穿我,矮油真恐怖我還是少跟你講太多」,就是「太好了,有免費的算命師、心理諮商師可以使用」的心態,將自己的、自己家人的、隔壁同事的、電視看來的疑難雜症一股腦兒倒給妳,睜著晶亮的雙眼,期待妳會給一個很專業、像電視、書籍上所謂的心理學家會講的話,當然,傪些專業術語,可以顯得自己真的有讀過書,聽的人更覺值回票價。

 

而Lisa 這次,自己碰上了人生的難題,她在line中形容得鉅細靡遺,連「老公很久都不碰我了」這種話也直白的說了出來,跟她同事那些年,可很少聽到她那樣拘謹的小女生會這樣直接表達。說實在的,遇到這種情形,找我訴苦,看在同事一場我也不是不願傾聽或給點意見,很久沒見,出來碰個面聊聊,我也比較能掌握對方真實的表情和情緒,給比較中肯的回應。饒是我儘量不想刻意的以某種角色反應,但Lisa只是想要在網海中抓住一根浮木,並且告訴我她已經問過周圍所有人的建議,找我,是因為覺得我所學的東西或許可以給她更不一樣的答案,言下之意,頗有問我這問題是看得起我的意思,也希望我最好要給她耳目一新的解答。

 

只不過,line 這種單方的交流,兩人歲月、交情的隔閡,自加上她一副把我當成雜誌上的薇薇夫人專欄(這年代也太......),寫了個長信就要求解答的方式,實在不是我的菜。雖然,她每次問我都很客氣,但始終擺脫不了只是想要免費得到一場婚姻諮商的意味。老實說,感覺並不那麼舒服

 

轉讀心理學,純粹是個人喜好,人性雖然又複雜又可惡,但偶爾展現的良善和大愛仍會點亮人心。當然,也不排除希冀替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解決難題。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四周有些人好像覺得既然我讀了這門科目,就理所當然要對人充滿愛心和理解,客觀又客氣,言語要溫暖又溫柔,別人有事就是我的事,對任何人或事情動怒或不關心就是沒有同理心,自己人生的問題就應該迎刃而解,讀心理學的人應該不能有親子問題、婚姻問題、人際關係問題,就像癌症權威醫生怎麼可以得癌症,牧師怎麼會罵人,巴拉巴拉巴拉,族繁不及備載。

 

但,我是讀心理學,讀完頂多成為心理師或心理學家,不是變成聖人。

 

我關心了Lisa幾次之後,也漸漸的不再那麼有求必應的回她了。後來,她終究還是離婚了。當她捎來這消息時,我不是不唏噓的。

說真的,陌生人找我問問題還得付費,至於親朋好友們,遇到人生難題就大家聊聊,可不可以不要再逼我用「專業心理師」的樣態來回答問題呢?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