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昨夜我失眠了。

睡不著的原因,我想,跟晚餐約會很有關係。

 

安很早之前就跟我約要吃飯。

和安一樣,我們都是隸屬於某團體,就姑且稱作組織好了(是什麼神秘的地下組織阿)。

而我因為離開北部兩年,比較沒有跟組織有密切聯絡。

同一組織待久了,總產生些革命情感。雖然,組織頭目過去兩個月一直勸我歸隊,但一些私人因素,以及組織本身的變化延宕至今。

 

之前我約略聽到組織的組長換人當了,但沒有人告訴我內情,大家只是說,嘿你何時歸隊阿?

今天從安的口中,我才知道,她五六月的時候,曾一度認真考慮離開組織。

 

我們都是組織的老臣了,任何有人的組織系統,無論設立的理由有多利益導向或形而上的導向,都一樣會產生的問題。

以商業為考量的組織,有"人"的問題我們司空見慣,但立意高尚的組織,若一樣產生人的問題,對人的傷害卻是加乘。

 

Why?

只能說,我們對於某些將道德、良善擺在第一位的團體,有過高的期望,以至於忘記了,在怎麼形而上的團體,設立、運作以及相處的,畢竟是「人」本身。

只要是人,無論將其擺放在多麼崇高的位置,究竟是人,都不完美,也會犯錯。

 

比較可怕的情況是,我們這個組織,一直以來都有領導者不適任的問題,導致旗下的成員個個感覺到彼此無法得到滋養、成長,日漸枯乾,很多人或多或少與組長有檯面上及下的衝突,想離開的人,多年來從沒少過。

像陣痛似的,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跳出來對我complain說: 我待不下去了!! 因為如何如何!!!~~~~~(對我說的理由,大概是因為跟我講真話比較沒負擔。)

但還是繼續留在組織裡。

 

組織幾年下來,人只有變少,從沒有茁壯,所有"人"的問題,只是一再的輪迴。

但大家,為了不得罪組織頭目、破壞關係,更確切的說法是: 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個破壞團體和諧的bitch,於是繼續留在體制急需改變的組織裡,沒有人膽敢反應,即使,大家都有一致的感受。

 

在組織中,逐漸被社會化的人們,為了和諧、為了關係,始終不點破使組織停滯不前的關鍵,大家都想當好人,而領導者也因著自己的位置,表面看來和善,事實上用許多自以為義的標準看人、看世界,容不下一絲異議,也無法同理「非我族類」。

 

有時候,適切的建議,可以改善組織體質。

但有些人,不,是大多數人認為,提出建議 = 批判。

而身為華人以及女性的我們,從小被灌輸的社會角色就是貼心、體諒、重視人際和諧,即使大家都已經覺得不妥,最接近勇敢的方式,卻是告知一個模擬兩可的答案,默默地離開,而不是為了大家的福祉,尋求改變的可能。

漸漸的,組織變得愈來愈流於形式,愈來愈聽不到真正的聲音。

一個關心人、以拯救天下人為立意的組織,人在其中,卻只能面對愈來愈不敢坦承的自己,以及組織與世界,他人與自我的衝突。

這樣的參與,有意義嗎?

 

或許,我們都不夠勇敢,但實情是,勇敢的人,在組織中就要付上不討喜的代價,誰願意當在情感上,做了真誠的事卻被討伐的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