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告別了一個團體生活,跨越到另一個城市,加入另一個團體,開始新的人生扉頁。

原本團體不願放手讓人離開的行為,很是困擾了我一段時間。

在人生的旅途上,

總是有人不願放手,

總是有人不肯承認自己不適合對方,

總是,有人不肯好好說再見。

 

於是,告別變成了一種拒絕,形成傷害。

 

於是,我被那樣的質變同情,為了不願傷害他人而小心翼翼,但是我忘了,這本來不是傷害,只是告別。

為了保全對方脆弱的心靈,引發其他在當中的人用意想不到的反彈來表達,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漣漪,綿延不散。

為著同理被扭曲的軟弱,我也成為偽善的殺手。

 

這樣的漣漪持續擴大,蔓延到了我原生的家庭中,讓我看見,原來,是我的母親,總是用不適當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孩子。

她不能接受子女對她任何形式的不認同,不管是再微小的事。

只要,我表示一點不贊同她的看法、她的意見,她幫我點的食物,她要求我改跟他一樣的手機門號,是的,就是這樣小的事物;大至於她要我幫忙討贍養費、她要我站在她那邊陪她一起對抗我的父親、爺爺奶奶、二阿姨等一切她無法handle的對象、或者她要我承認,不停的承認一切她人生的痛苦都是我造成的,她因為獨自把我帶大,對我有恩,所以足以無限上綱的延伸她的母權......

 

只要我say no,她一開始用暴怒,後來用自怨自艾,無論如何,她總是輕而易舉挑起我的罪惡感,提醒自己是個多麼擅於傷害別人的壞小孩。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無法、也不忍心拒絕別人,尤其是在我知道對方是好意的情形下。即使我早知道,那並不適合我,或我不想接受。

想要忠於自己,卻又無法表達,每每在兩難的拉扯中,製造更多心靈的創傷,扯開更多傷害的源頭,讓一件原本應該可以平安落幕的事件,成為使我心靈核爆的劇毒。

 

好累。

什麼時候,我才能像個正常人一樣,不是不再受傷,而是受正常程度的傷,不再是內裡這種驚天動地,但表面竟波瀾不興的內傷。

 

目前,我跟老公正已克服內心障礙,努力孕育寶寶。

新的團體,像個家,至少目前看起來。

原本以為,這一切都是美好的開端,我好像終於有個穩定的家庭生活,有著和正常人一樣的期待。

但是,告別舊有關係,卻令自己的心再度撕裂。

 

告別舊團體,就像揮別舊愛,原來說再見的痛苦,並不是愛情領域才有的專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日誌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飛行鳥
  • 我能體會
    一個處處想控制別人的人
    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傷害
    真的要引以為戒~~~
  • 謝謝你飛行鳥。
    其實我想,人有時或多或少都會有想控制別人的念頭,這並不是太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想控制別人卻死都不願意面對。

    辛巴克蝴蝶 於 2015/03/24 19:12 回覆

  • roctony
  • 努力拋開過去,享受現在,與老公追尋想過的生活吧!
  • 好的。

    辛巴克蝴蝶 於 2015/03/25 00:43 回覆

  • YSL
  • 辛苦了!
    願在新的團體裡,幸福比傷害多,穩定比波浪多

    還有,那個小寶寶,
    快來喔~

  • ^_^!!
    謝謝溫暖的YSL,真的耶,好期待喔,老是跟老公喊快來快來,讓小寶寶快來~~(是怎樣? 也太害羞)

    辛巴克蝴蝶 於 2015/03/26 1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