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常聽到人們在生活當中強調「正向」的重要。

 

在教會中,教義教導我們要常常喜樂;佛家要人說好話,做好事;「正向心理學」更常被人掛在嘴上,阿德勒的「被討厭的勇氣」一推出不久就成了顯學,大家都在強調正向情緒的重要。沒錯,讓自己保持在時常正面的情緒、感受當然是努力的方向,但一直強調正向多重要,到最後會發生一件很弔詭的事是:  因為正向情緒很重要,所以當人遇到某些事展現低落、沮喪等負面情緒時,身邊就會有人很緊張,馬上出聲下指導棋,要你趕緊甩掉負面感受,立馬切換成正面的,好像負面情緒是一種可怕的病毒,多說個幾句就會被傳染,病發而死似的。

 

記得我在懷孕期間,心情較為不穩容易想東想西的,當過媽的人都能明白,生養的未知加上賀爾蒙的變化,的確容易讓孕婦心情七上八下的,其實,這都只是過渡期,只要不至演變到太嚴重,都屬正常現象。但我友人安琪,自己也是媽,當我訴說自己心情低落時,她就非常緊張的說:  「哎哎,你不要這樣想,你不要那樣想啦,不會的不會的,再這樣講下去你會得憂鬱症啦! 」

 

其二,是我坐月子期間,有一群姐姐們來看我。大家也就不能免俗的問起我生產狀況。我孕期算是順利的,重視運動及飲食,體重控制得很好,但生產時由於預產期一到,沒有任何產兆就直接催生,加上一開始醫師就建議我打無痛分娩,可能是我對麻醉的反應較強,打了無痛還是痛,又催生兩天胎頭一直不降,躺姿固定太久,其中內診、打針、催生、乃至生產的過程都頗吃了一點苦頭,生產後更是躺了一星期才能像正常人一樣下床走路,說真的,剛生完真覺此經驗驚悚萬分,想起來還心有餘悸。老公在陪產期間更是一直搖頭,我看他表情比我還痛苦,直叫我別再生了。但,即使在過程中,我有為"怎麼生個小孩需要如此受折磨"而留下幾滴灰心的眼淚,人家還是想要個老二來跟大女兒作伴哩! 

 

言歸正傳,當我在敘述生產過程給姐姐們聽時,其中花姐就語氣堅定的跟我說:  「蝴蝶,這些負面的經驗就忘了,以後都別再提! 記得,別再提,讓這些負面的東西影響你!」

厄...可是因為妳們還沒聽過,我只是敘述當時的過程阿... (每個人來我都要講一遍,不是妳們問我的嗎? 當我那麼愛講阿 XD)

其實,我知道花姐是為我好,她大概也怕我不敢再生。但其實,我並不覺得生產過程是「負面」的阿,是痛苦的、不舒服的、蠻嚇人的沒錯,但,再怎麼可怕幾天後也就過去,餘下的傷口、疼痛,總是會慢慢康復的。對我來說,也並沒有造成什麼陰影,也不需要收驚。也許我敘述得太生動了,講到花姐都怕了。

 

但我發現,有些人,像安琪和花姐,聽到覺得比較負向的心情或感受,她們就顯得比當事人更加焦慮,有些人很害怕面對負面的東西,總覺得那是怪物,最好都避而不提,要不然就是趕緊召喚正向情緒來對抗,其實,「正向心理學」、「正念」,都不是要人只能有正向情緒,就連聖經也只是要我們「常常」喜樂,而不是「永遠」或「一直」喜樂,因為那不是人正常的狀況。人生總是有喜有悲,有高興有生氣,有光明有黑暗,一昧將負面情感忽略或抵制,並不會使之消失,只是壓抑罷了。如此矯枉過正,對負向情緒過敏,並不是真正健康的現象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日誌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