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最近情緒起伏總是激烈。正確形容該是:負向情緒非常多,不停消長更迭。

我察覺到、也體會到。

「負面情緒」並非是需要隱藏和否認的感受,但,當"牠"來勢洶洶,在外顯行為、內在蔓延開來時,我能感受到那股負向的能量在體內炸開,讓五臟六腑被壓迫,幾乎不能呼吸,頭痛欲裂,所有心裡之前還過得去的人事物,現在全幻化成大妖怪大野獸,從四面八方向我撲來,心情跌到谷底,似乎覺得人生所有一切皆失去意義。

憤怒不僅傷心、也相當傷身。

 

在霎那間,我決定拋開所有我以前所相信的:無論是約定成俗的教條、讓人卡關的信仰、心中始終過不去的坎...等等,我決定,不再為了滿足別人眼中的美好、優秀,不再為了滿足自己的自我苛求而自苦,將一切「這樣做、這樣想才是好、才是對」的思想全部丟掉,只聽從自己內在最原始的聲音(這並不是指欲望),為了自己的存活。

 

不少人告訴我,我活得很有包袱,為了某種形象(例如好的基督徒、好榜樣的長女、為人著想的人、堅強的勝利組)總是無意識的硬撐,鮮少示弱,討厭求救。比如自己明明還生母親的氣,卻總是用各種方式修補妹妹和母親間的矛盾,明明受傷,卻要表現得非常寬容大器,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只是想顯示自己是個「好的人」嗎?  明明覺得某些教條規範將人性描述得太過簡化,甚至有價值觀窄化傾向,卻因害怕自己不合群而勉強跟隨;明明覺得和有些朋友聊天,對方總是報喜不報憂,總是為你為國家社會禱告,卻讓我覺得彼此間關係非常不坦承、有距離,自己心中明明有情緒、有困難,在這樣的氛圍就是無法說出口,其實是因為清楚,說出口的後果往往無法讓自己得到安慰。很厭惡這樣虛假的友誼,卻又不得不勉強維持著,因為找不到開除對方的理由。

 

我受夠了。

 

昨晚的一波負面情緒高潮幾乎將我擊倒(幸好我本來就躺在床上),心中只怕從此之後再也無法得到快樂。

而今日早晨,賴佩霞的《我要心動一輩子》裡面的一段小章節,很奇妙的解救了我。

 

她講到女人在婚姻當中,總是以小公主的姿態需索更多,但男人內在其實也有一個脆弱的小男孩,永遠需要另一半的肯定與稱讚。雖然,我的低潮不見得與此議題有很大的連結,但不知為何,看著書中的文字,一個女人、母性、大地之母的意象忽然從心底升起,當她提到性生活,男女性徵的構造,我突然頓悟:是的,或許身為女性,讓我覺得在教會中一直受到某種程度的壓抑,因為在人類解讀的聖經當中,女人是用來成全男人的。男人永遠是頭,不管牧師、講者用現代化的說法包裝得多好聽,其實,兩性的重心還是男人。原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接受這種說法,其實並沒有。我一直在對這種不平等生氣,但不能也無法承認。誰敢說自己生上帝的氣呢? 等下又要被冠上不順服的罪名(說真的,這信仰著實讓人疲憊,動不動就被安上罪名)。

 

但,大地之母的意象之所以解放我,是因我在那樣的意象中,感覺到全然的被包容。原來,上帝的雄性特徵或許可以是嚴格的父親或慈愛的耶穌,但,具進取及侵略的特質,終究無法讓我覺得被包容、被理解。

賴佩霞說男人需要女性、或母性的溫柔包覆,點醒了我好像一直缺乏那樣的特質:是阿,我們需要男人的堅強可依靠,卻忘了他們還是需要有讓自己的脆弱可以棲息之處。而我們女人的懷抱、擁抱,或打從心底對他們的寬容和理解,就是可以讓他們停靠、感到安全的地方。我很少感受到被溫柔的包容和對待,因為我的母親,比較像一個男人,她一直不喜歡女人的愛計較、耍心機和瑣碎,她也無法和同性相處,而以「自己像個男人」為傲,我一直都不知道這會有什麼問題,現在才知道,我沒有被母性好好照顧過,所以我無法體會女人的真正優點,也無法給別人。也許,也打從心底抗拒,以為「女性特質」代表脆弱,而我,一向無法忍受脆弱。

 

大地之母阿~~~多麼沉靜、溫柔、包容,但我今晨在這樣奇妙的包覆體驗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與力量,和以往感受的從上帝而來的喜樂,全然不同,但,都很美好。

我深深體會,女性的力量並不亞於男人,只是,那是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陰與陽、進取與包容,就像天與地,天空帶我們翱翔、探索,大地給我們穩定與可靠的力量,兩者,缺一不可。

 

 

接受自己,就從理解母性特質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