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一紙結婚證書,究竟心態上會有什麼不同?

 images  

雖然和北極熊在婚前就已經交往了六年多,可謂香蕉相交甚篤,記得還沒踏入婚姻之前,我一直想像多了一場婚禮和一紙薄薄的證書,到底可以使兩人感情產生什麼樣的質變? 亦或不變?

小時候常聽大人講的那一句:「等你如何如何,你就知道了!」果然有它的道理在。

 

很多事,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了解崮中奧妙。

就如單身者再怎麼想像,也無法體會婚姻的複雜度,還不曾生兒育女的我再怎麼幻想,也沒辦法了解生產以及育兒的酸甜苦辣。

 

或許,結婚的當時,我和他也正值生涯轉換的人生大轉彎,大環境都正好改變了,我從繁華、住了很多年的台北搬到南部的鄉下,從工作轉為念書,他則從香港來到了台北,重新開始職涯。

換環境、換職涯、結婚,所有人生中堪稱高壓力指數前幾名的大事兒,都讓我倆同時間一次完成,老天爺也太愛開我們的玩笑了吧。

 

這麼多事在2011年後半一股腦兒、爭先恐後的發生,快得令我來不及思考,當下只是盡可能將所有事、所有人都安排得盡如人意。

被壓抑著的不適應,其實是幾個月、一年後才慢慢發酵的。

 

好像很多女孩都將婚姻當成人生的必然,從念幼稚園開始就一直被耳提面命,長大的志願是「當新娘」(真奇怪的志願,可不是?),但我,不知是幸或不幸,老媽因為提早體認了婚姻的不完美,從小我倒也沒有這樣的志向。會步入婚姻,只能說是一種偶然。

 

也許因為如此,亦或我與北極熊婚後仍相隔兩地,是以我無法感受成立家庭、相濡以沫的具體感,倒是身上的責任與束縛更添幾分。

所謂的家庭責任,果然是道無形的枷鎖。

其實也沒有什麼人故意的要套在我頭上,但人,社會化得太徹底,自己給自己挑了擔,找罪受。

 

有時候,我會懷念我們還在戀愛時輕盈的美好,沒有很多未來需要考慮,沒有太多擔心,沒有所謂的責任壓肩,一切,都是那麼純粹。

純粹因看到對方而開心,純粹因想討好對方而砸下心意或金錢做些什麼。

而當對方已是自己的另一半,見了面,當下會開始想著未來,財務、保險、是否生養一樣樣都是嚴肅的玩意兒,步步進逼而來,為了不想讓自己後半生在毫無計畫下落個狼狽,什麼都得事先規劃。

從現在開始,到老到死,一生都得步步為營。


光是想這些,就覺得好疲憊。 


再加上生活小節、習慣的折騰,於是乎從11月中開始,我對另一半,就很容易不耐煩。

看不慣對方的反應慢、看不慣對方的慢條斯理、看不慣對方的不善於規劃未來、甚至看不慣對方對自己的順從。

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彷彿只要對方一句話,就可以把自己激怒,腎上腺素瞬間衝刺到最高點。

下載 (1)    

自己都害怕那樣的自己。

 

我想,那或許可算是結婚滿一年後的第一次小危機吧!

一次在電話中討論些什麼,累積的不滿終於瞬間爆發,當場撂了一句狠話:「你做的所有事情,沒一件是令我開心的!」

我很記得北極熊當下的反應,他先是頓了一會兒,很慢的問了一句:

「妳說那一句是認真的嗎?」

語氣中,無法形容的受傷。


只有一句話,尚未到互相叫囂攻擊的地步,但對細膩心腸的人來說,已經夠重。


說出口的當下已經後悔,但,為了心中的氣惱,我硬是ㄍㄧㄥ著不肯低頭。

我知道,他在等我說些什麼,但當下我並不肯。

 

於是,他又自己說了些什麼,安撫了我,也給彼此台階下。

吵架、發洩都是婚姻的難免,但心中一直有個不成文的小誓言:有台階下時直須下,莫待撕破臉空惆悵

無論如何,只要一察覺到對方已經受到傷害,就不要像玩LOL一樣,一定要把對方打掛方休。

不適可而止的結果,掛掉的,可是彼此的感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