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看日劇,西裝畢挺的男主角,用一雙剛毅的眼神、堅定的口吻對著女生說: 

請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拜託了!」然後還對女孩深深一鞠躬,行90度的大禮。 

 

而通常女孩都是一臉感動的表情,內心的OS 像是在說: 「喔喔喔我終於有機會擺脫敗犬的污名惹!!」或是覺得: 「OMG對方真是有誠意!」

不知道耶,當我聽到男人連女人家住哪裡莫宰羊,個性如何、相處起來怎樣也都還沒有個影,只憑一頓飯或一杯咖啡的時間就要跟我以結婚為交往的前提,我只會覺得你講得這麼悲壯好像是要為國捐軀。

images (1) 

呃...如果是" 木村倒頭栽"自然另當別論~~(被毆飛)

 

不消說,這樣一開始就表達清楚的男人,當然是比把劈腿當珍奶喝的浪子有誠意,只能說人各有志,我有好姊妹也是吃這套並奉為圭臬,每人都有每人對婚姻的標準我不予置評,我只是想表達對我個人而言,如果男人一開始連我底細都還沒摸清,只看我長睫毛閃呀閃就對我這樣說,我只會覺得矮油好嚇人這份大禮我擔當不起。

 

為什麼會不吃這套事出當然有因,這就又讓我想起了一個友人的故事......(眼神迷濛,時間刷刷刷的回到女主角20鋃鐺歲時......) images

為敘述方便以下故事皆用第一人稱,什麼? 那個「友人」是否就是我本人? 矮油早跟你說了我老公是我的唯一,就好好聽故事唄,別再問了乖喲~~


 

曾經認識了一個男孩,當時大我個兩三歲吧! 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是什麼我真的不記得了),開著福斯車,長得文質彬彬,和他電話通了幾次,出去約會個N遍,兩人進入dating 模式(我所認知的dating,是指我們可以試一試,但還沒有到正式彼此認定的階段),在互相了解的過程中,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他家族好像很龐大,是客家子弟,因為他常會告訴我說: 

「我星期一陪爸爸打網球」

「星期三陪我媽看中醫」

「星期天我們全家族聚會」

 愈到後來,他開始有意無意跟我透露他的私人財務狀況:

「我媽告訴我大直那邊的房子很值得投資,我最近在考慮要買,以後,無論要做生意、結婚自住都很好,妳覺得呢?」

呃......

「那很好啊,你媽很有遠見。」要知道當時大直還沒有像現在這麼夯和貴,他母親的確就像是縱橫家庭的第一把交椅。

 

我的女友聽到這,簡直就好為我開心: 

「你看! 他連這種事都問妳,敢情是一種暗示!!而且他好像"蠻有"的,妳要好好把握~~」

我聽了只想翻白眼,問題是這一切關我什麼事? 我跟他有那麼熟了嗎? 搞不好人家只是問問而已。

 

而男孩---就姑且叫大直男好了---聽了女孩回答這麼得體,也沒有猴急地再追問下去,心裡好感又更增幾分。

 

某一天,大直男帶女孩去九份,一路上道彎路窄,山裡山又彎裡彎的,只見大直男開得出了一身汗,我那時雖還不會開車,卻也見識過不少駕輕就熟的男士,都沒像他這麼不知所措的,問他:

「你不常開車嗎?」

大直男:「是不算常,正式用車大概只開了一兩年。」

「所以......一個月開不到一兩次嗎?」

「喔我每個禮拜都帶我媽看中醫,跟我姊去打高爾夫,跟我爸......跟我舅舅......。」

噢,都20好幾比較接近3字頭了,還開口閉口都是父母兄姊真是個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姊妹的好青年,不過,這麼常開技術還這麼遜? 當然,我只把這些事放在心裡。

 

 

 

說時遲那時快,在一條窄路上,一輛車從對面過來了,兩車狹路相逢,眼看著大直男,居然就僵在那裏動彈不得。我秉持著副駕駛不要隨便開口的原則,很有禮貌的等著他,心想,後頭不到兩公尺就有側道了,只要backup 一點左轉不就得了??

而前頭那一輛車無法後退,又前進不得,駕駛不耐煩的開始叭叭叭,眼看著大直男汗流得更猛了,無助的脫下眼鏡用袖子擦額前汗,硬是僵在那裡。

 

我終於忍不住,拿了衛生紙幫他擦汗,並開口: 

「你是不是後退一點? 這樣對方比較好過?」

 

「......喔!」大直男如夢初醒 「可是,我看不到後面...」

「我可以下去幫你看。」咦不是有叫做後視鏡和側照鏡的東西嗎?

「不必! 我來就好,妳坐著。」很有guts 的。

Well,我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看著他緊握住方向盤的手指泛白得都快脫臼了,無助的一顆頭看前面又看後面,進退維谷,我很想幫他可惜他不肯。

費了大約有一世紀那麼長的勁,終於一切都歸於平靜。

在這之前,我還真沒看過這麼狼狽的車主。

 

 

又另一次dating......(這次......恩...未滿18不得觀看)

 


 

夜晚,寒星當空。

大直男很gentle 的帶我吃了一頓浪漫的晚餐( 內容我還是一點都記不起來? 只知道地點應該就在萬惡的陽明山)。

將車開到空曠處,四周空澈,微星鋪天蓋地,氣氛頗佳,天地間彷彿只有我倆,的確是個伸狼爪 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在這麼唯美的當下,一陣風吹來,我瑟縮了一下,大直男很貼心的脫下他的外套為我披上。

他用手輕輕幫我拂去臉上的髮絲,臉緩緩地朝我的臉貼近.........

 

 喔喔喔喔喔喔要開始了嗎? 還沒啦!! (敲額頭)

 

 

「我們回車上好不好?」他在我耳邊呢喃著,帶著古怪的喘息聲。

 

「...... 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種聲音聽來有種太過over 的不適感,氣質不太符合今晚的浪漫。但山上入夜涼,我冷了只想回車上取暖。

 

坐回前座,果然比看星星溫暖。開了暖氣扭開radio,就讓有fu 的爵士樂陪我們一整晚。

顯然,一切是我太傻太天真。

 

大直男想要重溫剛才的橋段,把手伸過來撫摸我的......臉 (厚~~不要停頓在這麼奇怪的地方),本來應該很有情調,但不知為何我總覺得他在鑽木取暖

唉...在心中我默默輕嘆,我也不介意來個在你懷中融化的情節,怎麼不管如何催眠自己就是覺得哪裡不對盤? 

一隻手顯然不夠看,他另外一隻手也想伸過來,最後當然要來個嘴兒對嘴兒,怎麼我看他嘟著嘴閉上眼的模樣,腦海中只想到厚唇猩猩,讓我不自覺的就想閃。

就在這方節節後退,那方步步進逼的情況下,眼看著我後腦杓已經貼上窗玻璃,避無可避了......

 

 

 

「哎喲!!!~~~~」

只聽大直男一聲慘叫。(我心想,難道是上帝顯靈給我一隻手(give me a hand) 了嗎?)

 

「怎麼啦?」定睛一瞧,只見他痛苦的抓住褲襠。

 

「我......」

 

咦? 原來是「卡到陽」!!! 

他老兄大概不諳此道,猴急之下竟忘了閃避剎車桿......

 

 

唉......

 

 

唉.....................................................(讓我們為小陽陽默哀)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