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好友芸在電話中聊天。

 

現在的Line、Facebook 這麼發達,好像真正跟朋友用電話聊的頻率大幅降低了,有時候,礙於怕人家忙或沒時間好好聽或容易被打斷,總是習慣以文字表達。

但,再多的文字,還是比不上面對面或電話,親耳聽到對方的反應情緒,和及時一來一往的互動,來得盡興暢快。

 

本來也沒有特定的主題,但我知道芸最近心情不佳,而有時候,有些低落的情緒很難以文字和言語表達。

有時候,只是想和自己信任的人東扯一點西聊一點,我懂的。

 

 

後來也不知怎地的,或許不想逼對方才剛開機還沒暖身夠,就要發表一篇沉重的"我心情超差但卻表達不出為何差"論文,或許是我想轉移她的注意力,好讓她知道她情緒壞並不孤單,所以我就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先挖出自己的嘔心瀝血過往作品給她鑑賞一下(是有需要這樣嗎),於是乎開始聊起某段與某人的心結,雖已結痂但絕對隱隱作痛的那種。

 

其實,這件事好像也不是沒有和人聊過,但是,昨晚那樣流暢毫無被打斷的敘述還真是第一次,我竟然有種新鮮感。

 

在過程中我發覺自己像個演員,忠實呈現自己的喜怒哀樂,在情緒該高昂處,也不避諱地大聲用力的表現,而芸,我的好友阿,當在我情緒高昂處嚷嚷著: "後來,精彩的來了....你知道他怎麼回答我嗎? blahblah..." 總是非常及時精準的道出我內心的O.S.,就是那種我想說又不敢表達的髒話之類的,在重要的轉折處伴以暢快的歡笑聲,仿佛我這一齣劇本詮釋得非常精彩,她聽得樂不可支似的。

 

以前,我很不常跟人表達自己內心的負面情緒,因為,有些人給你的feedback,就好像負面情緒是個恐怖的玩意兒,成熟的大人應該要能自己消化,講太多顯得自己負面;

或是很多時候,情緒說得愈多,負面感受愈強,就好像情感被不斷強化,以至於發洩無用。

 

不過,我逐漸體會到:

負面情緒根本不等同於負面,一個人有負面情緒不代表這是一個負面的人啊!

到底我之前的認知都出了什麼問題?!  

什麼時候四週圍的人開始慢慢建立起這樣一個錯誤氛圍,然後我就漸漸信以為真了。

 

 

負面情緒若無法表達,又無法釋放,它們是不會自行消失的,只會被積壓到內心某塊深處,然後慢慢變成自己都不認識的魔物。

 

 

但昨天掛斷電話後,心中竟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暢快,仿佛內心積壓的一口烏氣終於獲得釋放,很輕鬆的。

我才了解,表達負面情緒(指適時的,非連續不斷的)不是不對,發洩(不是不管他人感受硬發洩在人家身上 ) 也並非總是無用,而是,當下聽你說的對方,到底能不能給你足夠的安全感和信賴感?

當時的我,情緒處在亢奮狀態,對著電話大叫應該超像瘋婆子,但是我不擔心我說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話或飆個髒話會嚇到芸,她不會judge 我,也不會一副聽完我發洩過後,總要"曉以大義"的勸說:

不過,你還是要學著原諒、放下等等blah blah 大道理,就只是很忠實的、很投入的聽我飆完一場戲,覺得我演得很真誠又有娛樂到她的那種感覺。That's enough.

 

 

可能有人會覺得,如果講難過的事對方笑得很開心不奇怪嗎?  

 

不,因為在講的時候,我不是要她替我感到難過,也不是要她開導或安慰,我只是,純粹的,想要宣洩,我只是,純粹的,想要安全的、被理解的、不管我說什麼都無所謂的、沒有包袱的釋放。

不必管我的身分所帶來的社會角色,純粹的因為我是一個人,人遇到了那樣的事,會有那樣的反應是正常的...那種理解。

 

而同時,她笑了,我也逗了一個情緒低落的人開心。

 

原來有時候,同理,只是一種理解。不一定要同哀哭,不一定要同感傷,更不一定要嚴肅的強調正向、信念那種逼死人的道理。

因為,道理我都知道,但如果心裡不曾得到真正的釋放,直接跳到導正或寬恕或轉念的階段,只是揠苗助長。

 

 

聽芸在那一頭暢笑,不知為何我就被療癒了,看來其實我們兩個比較奇怪吧!

這真是種另類的療法。

 

 

芸,真感謝妳,給了我可貴的安全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