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昨天,湯和我一起,把在台北生活了兩個月的所有家當加上貓公主一起,浩浩蕩蕩的搬回南部。

 

又是一個學期的開始,對我們而言,則是又一次的分離。

無論是在結婚前,還是結婚後,我們都不得不面對這樣南北來去、分分合合的殘酷日子。

 

星期日的午後,我們在古坑,這個美麗的地方喝咖啡,但,心情是沉重的。

久而久之,每次面對即將來臨的小別前夕,我也試著不特別去想。把心情留給一個人的夜晚吧。

 

來到了一個很不錯的咖啡館,正沉浸在找到好去處的喜悅當中,我忙著左顧右盼,看著店裡養著一隻狗、兩隻貓、還有一堆天竺鼠,我的天,每隻動物都有牠們的名字呢,店主人真用心。

 

「老婆...」湯的聲音裡,好像蘊含著什麼,那個"什麼",並不是一種分量太輕的東西。

 

「幹嘛啦!」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聽到那種好像接下來會有三分鐘即席演講的聲調,我就會下意識的覺得厭煩。

 

「我有話想跟妳說,不要這麼不耐煩。」

 

....................................................................

 

「我好不想離開妳。」

我抬起頭來,赫然發現湯這個大男人眼中閃亮亮的液體,在眼眶中流動著。

 

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心煩氣躁,在每次聽到你聲音裡的什麼。

沉重的分離感,已經是我們生活中不可抗拒的一部分,而我,依然學不會習慣。

我想,我永遠都沒有辦法適應時不時與你分開,看樣子,你也一樣。

也因此,我不想要那樣直接面對這種離別氣氛,如此赤裸。

我用剛強與不耐煩來武裝。

 

看到你眼中閃爍的淚光,有時我不禁要想: 我為了達到夢想而做的選擇,是不是錯了??

即使你全力支持,偶爾我仍感到代價太大。

或許我將未來的藍圖改寫成比較順理成章的版本: 一個可以每天在你身旁的小主婦,生個孩子,在家煮一頓好飯菜等你回來,也是蠻幸福的。

 

那麼,我就不必時時刻刻感受到現實與夢想的拉扯,是那麼令人難以忍受。

或許,我真的不夠勇敢,也不夠堅強。

想要得到什麼,必然要犧牲另一些什麼,到如今,我還是不能確定,在放棄與獲得的天平上,我們的取捨究竟是不是對的?

 

我不知道,也不可能有答案。

人生是一條單行道,沒有對照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