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好友瀞日前與男友分了手,痛苦非常。

不,甚至不算正式分手,她男友與她漸行漸遠,什麼也沒交代,就這樣,這段感情當作沒發生過。

還記得一個月前,瀞還興沖沖的跟我講,要帶她的準醫生男友在我面前亮相,也記得那醫生男曾來找過她,兩人在人來人往的樓梯口,不好意思張揚,但耳鬢廝磨間的濃情密意,怎樣遮掩還是洩漏了無限春光。

 

之前就陸續聽她在講,醫生男友家裡全是醫生世家。父親是某家大醫院某科的院長,哥哥姊姊叔叔伯伯皆生是醫家人,死是醫家鬼。

那醫生男的媽,簡直就像張愛玲筆下的曹七巧那樣精刮,幫兒子挑女朋友比在雞蛋裡挑骨頭還仔細,將來媳婦兒一定要是家世不差,一定是要國立大學,一定是要醫學院,牙醫獸醫還差了那麼一截。

「要不怎麼配得上我兒子、我們家??!!」

某天要跟他們家長見個面吃個便飯,醫生那麼偉大老是很忙,見兒子的女友schedule 怎麼擠也不像乳溝一樣,最後還是瀞去那家醫院跟他老爸趁空檔時間聊了兩下。

 

「什麼? 你們就在X總的員工餐廳聊?」

瀞點點頭,受了這等屈辱倒一副沒事的模樣。

 

天啊,尚在交往階段就已經對別人的女兒這樣? 他們究竟以為自己是幾零年代的貴族世家?

醫生不錯是個高貴的行業,但其高貴是因為助人生命,而不是自以為高人一等。

 

瀞很愛他,常常話語裡會透露如果將來當醫生娘會怎樣。只不過,男人正在實習,披上白袍的大好前程正要開始,他聽起來,就是愛事業比愛女友多的模樣。

我常勸她,他也一樣的愛妳當然是好事一樁,但在那白袍深似海的家,妳要應付的除了男人本身還有他家那扇豪大的門(簡稱豪門)和他的娘。

男人的錢絕對扣在娘親的手上,妳就算日後嫁做醫生娘,多半也只是守活寡。

妳要這樣嗎?

醜話說在前頭如果妳要錢,或許老公不在身旁更省事,但如果妳要的是愛情,那這樣的對象一定會愛得辛苦,更愛得委屈。

 

「難道,他不能為我而戰嗎?」妳說。

親愛的,這兒子是獨子,一輩子揹著家人的期許和整個家庭的栽培,光明前程眼看都用星光大道走的紅毯鋪成了坦途,聽妳說起的他又是個乖乖牌、順母意,妳覺得他有必要、有可能違背娘親的心意嗎? 日後妳與他母親若有爭執,妳覺得他看起來像是會站在妳這邊嗎?

 

「是......不太像。」妳黯然。

 

「妳自己想清楚吧。真清楚了,也就不怨。」

 

然而,交往了一年多一些,不等他娘正式插手,這段情竟也就這樣無疾而終。

瀞很恨。

「我最氣的不是他要跟我分手,而是他為什麼都不講清楚為 什 麼 !!!!!????」

「為什麼男人要分手都不講清楚說明白,我要的只是一個答案!!!」

 

他有說:「關於我們......我要再想想。還不夠嗎? 我問。

 

「再想? 到底想什麼? 想怎樣? 想清楚了要說阿!!!」 

親愛的瀞,妳還要什麼樣的答案呢? 他離開了妳,什麼都不想說,也不跟妳連絡,facebook、MSN都刪除了,妳覺得,還不夠清楚嗎?

 

「我要約他出來好好講清楚!!!!」 妳不甘心的吶喊著! 像一頭困在陷阱中的獸,受傷的、痛苦的獸。

 

我也悲傷,為了妳在愛裡受的苦而悲傷,為了一段愛情竟可以說飄散就飄散,連一絲絲碎片都無法留住的遺憾而悲傷。

親愛的瀞,聽我說,他不會想跟妳講清楚的,妳愈進逼,他只會愈想逃。

 

不愛了,亦或是愛得不夠,就是唯一的答案。

 

他變了,你們曾經同步共舞的雙人舞,如今,不再同調。

妳要他說什麼呢? 當著妳的面說: 

「對不起,我不再愛妳了」嗎? 

這樣,真的會比較好嗎?

 

我懂那種"死也要死得明白"的感受。

曾經,我也這麼傻過。

女人都是要一個明白,但男人,他們只想不當壞人。

他以為,漸漸地淡出,是對愛情的一種仁慈。

 

親愛的瀞,沒有說出口,但表達的,其實已經夠了。

 

離開妳,就是一個事實。

哀悼失去的愛情,很正常,妳哭吧! 盡情地哭吧,流瀉妳所有的痛,我陪在妳身邊。

但,別再等他的答案了。

 

等不到,妳要賠上自己的心、自己的青春、自己往後所有的愛情嗎?

任何一段感情的結束都是殘忍的,無論佐以怎樣的面貌。

 

別再在乎怎麼結束了,因為,逝去的,就真的逝去了。

妳需要在乎的,是往後,妳要怎麼開始?

 

妳一定走得過去的。

讓我挽著妳的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