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目前分類:家有千千結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s (1)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小習慣or 小怪僻,無傷大雅但就像安撫自己心靈的儀式,

日日陪伴自己心安的度過每一天。

有些人是泡澡、有些人是搽指甲油,有些人是照顧花草...

 

而我,則是睡前看書。

 

這習慣,怕是從小在母親身邊耳濡目染學來的。

小時候,家裡書房有一個大書櫃,客廳、臥房到處都有書,排得整整齊齊。

母親的臥房,床靠牆的位置有著高出床墊的床頭櫃,上面有一長串空間可以擺燈擺書,

床兩邊各有兩層抽屜的櫃子,可以在櫃子裡放滿各種家居寶貝的那種。

 

印象中,櫃頭隨時置放著兩三本書,小時候跟媽媽一起睡的那段期間,母親總是在睡前點亮床頭櫃的小檯燈,看著她買來或租來的小說。印象最深刻的作家像金庸的武俠小說、亦舒、還有倪匡,我媽超喜歡衛斯理系列的,記得後來她甚至買了金庸和衛斯理的全套小說,其他的我沒啥印象,整整齊齊按照編號排在玻璃書櫃裡面。

 

母親把枕頭立起來靠著床頭櫃,背斜斜靠著枕,放鬆地享受著書籍,我總是很好奇的倚在媽媽身邊,看著檯燈鵝黃燈光映照在母親髮間與臉龐,頰邊蘊著微微的光暈,一邊聞著租來書特有的舊紙氣味,一邊問著母親: 

「媽,妳為什麼還不睡?」

 

「因為媽媽想要看看書阿。」

 

「喔......亦舒是誰?」

 

「亦舒是一個香港的作家,很有名的。」

 

「小說裡寫些什麼?」

 

「就是...一些生活中發生的故事,她的看法,她同時也是倪匡的妹妹喔。」

 

「真的!! 倪匡,就是寫外星人的那個人嗎?」

 

「對阿,妳都知道。」媽媽摸摸我的頭。

 

「那...他妹妹也寫外星人嗎?」

 

「不,他妹妹不寫外星人。」

 

「為什麼?」

 

「因為...沒那麼多外星人好寫吧。」

 

小時候我也好喜歡看倪匡的小說,雖然後來發現他每個難解的謎底都是外星人居多,但,還是很喜歡他說故事的創意和精彩奇趣的情節。

然後,「一萬個為什麼」的心情被滿足之後,我就在這種靜謐的氣氛和微黃的燈光下,恍惚入睡。

現在回想起來,大抵是我與母親少數的溫暖親密好時光。

 

長大以後,我發現自己也在每個住過的地方,無論房間大小,都一定預留空間搭起排排書櫃,塞進各類型的書: 不同國家作者類型小說、教科書、英語辭典,企管行銷、古文觀止,連食譜都有。買書成為一種嗜好,我會在確定喜歡某作者的寫作風格後,就豪氣的買下一系列該作者的創作。

 

某一天我發現,櫃上某一排擺滿亦舒的小說。

而且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晚上只要不看書就睡不著覺。臥房床邊一定要有可以擺書和放檯燈的地方。

 

潛移默化真是件可怕的事,可不?

 

 

其實有人說,睡前看書不是好習慣。

整個人歪歪的躺著,又讓腦袋一直接受資訊,不僅脊椎會歪,大腦可能會因受到太多刺激而睡不著。

的確是,後來我發現,當看到引人入勝或口味稍重的書,我會愈看愈起勁,不知不覺就把一本書整個看完,完事後心情激盪,回味再三,更加睡不著覺。

 

現在我坐在這裡寫部落格,其實也就是因為剛剛又看完一本,直懊惱自己該挑個"輕" 一點像吉本芭娜娜之類的小說,比較助眠阿......

 

人有時候做的事情,擁有的習慣,其實亦可能是潛意識中受誰的影響而產生,神不知鬼不覺 (其實神也知鬼也覺就自己不知不覺吧)。

而這許許多多的不自覺,支配著自己的情緒、思考,更有甚者牽引著自己的人生,通往某個神秘的方向。

剎那間領悟,腦袋響起「阿!哈!」二字,帶著某些溫馨回憶的習慣,就讓它陪伴著自己吧。

 

至於那些壞的、不忍想起的回憶所帶來的習性,也只能等到頓悟時,再充滿勇氣的拋開吧。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溜馬
  • 請輸入密碼:

家族聚會,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父親如同往昔的,在餐桌上高談闊論,大談政治與歷史,他習慣性的在餐桌上當主角,享受家人注目與崇敬的眼光,一如職場,或是人生。

賦玲看著這一切,應該習以為常的景象,但這次,那違和感無法遏止的、一點一滴滲進她心裡。

每次回家,雖有著回到故鄉的溫暖與渴望,但更多時候,她只覺得疏離。

隔著玻璃幃幕,

想逃。

 

賦玲剛拿到碩士學位。

 

看著父親高舉著燙金的畢業證書,得意洋洋的在眾親戚間傳遞,她知道,父親間接的在向她傳達以她為傲的情感。

她也沒有忽略,在一片眾神歡樂的氣氛中,繼母看著畢業證書,那在眼底一抹即逝的眼神。

是因為,她搶了成績太差,在高中都混不下去,只好被送出國弟弟的光彩嗎?

還是因為,她長大了,長女的身分一直提醒著繼母,有人來跟她孩子分一杯羹的可能性?

還是只是因為,繼母純粹,不想再繼續假裝了。

假裝她會愛自己丈夫前妻的孩子。

 

小時候,繼母對賦玲倒是好的。雖然賦玲總是無法開口對她喊一聲媽,但,當經期來潮,賦玲疼得臉色發白、躺在床上打滾時,繼母總是適時送來一碗黑糖薑母茶。

天氣變冷時,繼母為賦玲添新衣物。

只是這一切,在賦玲生母憂鬱症發作、加上這邊弟妹相繼出生之後,就漸漸改變了。

 

賦玲生母,並沒有為夫家生出男丁,再加上太年輕就嫁,在婚姻中極度適應不良。

丈夫離她而去,另結新歡。

賦玲心疼媽媽,父親急著建立甜蜜新家庭,也就讓賦玲陪伴著前妻。

 

父親是獨子,養家重任壓在身上,自是沉重,又繼母很快生下兩個孩子,是以,對於賦玲,也就力不從心。

 

自從丈夫離她而去,母親總是鬱鬱寡歡,時而向賦玲詛咒自己前夫,時而又要賦玲和父親保持關係。

「去啊,去找他。他畢竟是你爸,不要讓人說我是一個霸佔女兒的壞母親。」

 

「好啊,你就去找他,你們一家團圓好了,就都拋下我一人好了。」

 

 

賦玲自小成績優異,在高中升大學時,原本有一好機會出國深造,但,母親有憂鬱症病史,病情時好時壞,賦玲擔心,更何況,母親的經濟情況並不很好。

 

「去找妳爸爸。他應當要對你負起責任。」母親說。

 

有一次,父親問起賦玲的情況。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出國 ?」賦玲說。

 

已在外商公司位居高位,出入家門開著BMW的父親,眉頭深鎖 :

「恩...你也知道,我有你兩個弟妹要照顧...,上面還有你阿公阿嬤...

 

「很抱歉,爸爸無法達成你的夢想。」

 

 

「恩。」

賦玲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她已經習慣,只被要求做好長女的角色,卻從來沒有人重視她的需求、她的夢想。

資源不夠分配,因此,總要犧牲最懂事的那個。

 

一向如此。

 

 

餐桌上,父親還在侃侃而談他帶領的團隊,今年業績有多好,分了多少紅利。公司如何招待他全家去歐洲玩---當然,這指的是繼母的那個全家。

賦玲從國高中就開始打工,自已存學費念國立大學、研究所,她學的是外文,很渴望跨文化的交流、外面的世界,只是,她沒錢花,也,不忍心拋下鎮日心情不好的媽媽。

不要說歐洲,她連金門都沒去過。

 

 

「剛好,你弟從美國回來過暑假,今天一家團圓了真是好啊!!」

父親志得意滿,歡快的舉杯吃肉,好像忘記了,這餐桌上的家庭成員,並不如他口中的那麼完全,不知是少了賦玲的母親? 還是多了繼母的那一家子?

 

弟弟成績自小就不好,在學校異常的行為也多,父親左思右想,決定把他送出國"深造"。

 

出國。

 

 

「吼~~你弟阿,一年光學費就要花我一百萬,你看看,他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還好,他老子有錢!!」

 

這話聽在賦玲的耳裡,說不出來的刺耳。

老子有錢???!!!

 

那我的夢想呢?

我的刻苦呢?

我的不敢離開家呢?

 

我的母親,你原來的妻子呢??

 

一句抱歉,不知道得以抹掉多少人的眼淚,改變多少人的人生。

 

 

那廂,畢業證書還沒傳回賦玲手上。

看著父親喜悅的笑臉,賦玲忽然不知道,

 

她到底,

該不該

 

恨他。

 

或者,她到底該花多少時間,才能夠    不恨。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謬馬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溜馬
  • 請輸入密碼:

 主阿! 請賜我一顆堅毅溫柔的心。

images  

當遇到不順時,先反省自己的作為,收起埋怨;

當不明白為何遭受某種艱鉅的考驗時,收起逃避的心,別再企圖尋找合理的理由,蹉跎那許多的光陰,只須抬頭看著未來,努力向著標竿直跑。

一直回頭看向過往,只會像羅得的妻子,落得變成一根鹽柱的下場;

 

當親愛的人一再錯待我時,用其他家人對我的愛和支持,融化心中的憤怒與心懷不平。

謹記恨意是最傷人的武器,而第一個被恨擊潰的人,一定會是自己。

 

我珍惜自己對任何事物有質疑的能力和撥開表層、探究真理的心,不輕易盲從、屈服在似是而非的光景中,縱使這麼做的代價,可能比什麼都不思考要高得太多。

但求主使我保持信仰,讓信仰無論在何時都給我正面的力量,

不為了當混蛋或壞人比善良好人容易,而扭曲了自己的心。

不為了誤解不得伸張,而崩潰了保持正直的意念。

 

錯待你的若是一般人,別客氣,大力的反擊回去,他給你好看,你就給他難看便是了,別相信吃虧就是占便宜這種屁話,你無聲吞下,對方只會當你是好欺負的孬種而已。

但錯待你的若是至親,這中間需要的功夫及學問可就大了。

血緣斷不開,傷害又分等級,難上加難。

 

若對方老是看不懂你誤解你,為了自己無法承接的痛苦走不出來,硬要你當代罪羔羊來陪葬,你分明沒做錯什麼,對方仍然有事沒事用歷史和過往找你麻煩,屢勸不聽的話,

謹記:

別為了捍衛自己,氣勢洶洶的為自己辯解什麼,

懂你的人,不需要你一再為自己解釋;被怨念遮住心的人,無論你說什麼,對方永遠只挑自己想聽的話而已。

請儘量保持冷靜與堅定,別被對方傷人的言語或誤會拖著自己跑,

當辯解無用,剩下的只需堅定的為自己畫好界線,當對方又想傷害你時,拒絕他,別再接球,謹記要堅定的拒絕一再被傷害。

我無法要求對方不要一再傷害我,但我可以學習,在內心設好防火牆,箭一飛過來就擋住、或閃開。

 

但我,還是會盡為人子女應盡的責任,不為什麼倫理道德,只求問心無愧

不要灰心,周圍的人眼睛是雪亮的,瞎子你就別理他了。誰對誰錯,也許一開始有人會故意把你講得不堪,大家看得一頭霧水,但時間久了,人人都看得清。

請記得時間一久,局勢會慢慢改變的。

小時候你無法離開他,長大了,是對方不能沒有你。

有過類似經歷的人定會明白我說的。

 

別因為對方亂七八糟待你,你就變成一個人格扭曲的人。

會氣對方、恨對方都是正常,但,別讓這些毒素停留在自己身上太久。

人性雖然層層疊疊,險惡又複雜,但還是有良善的一面,不是每個至親,都是瞎眼瘋子。

這世界還有很多美好之處,別因為你無法選擇的出身、家庭、環境,而付上自己一輩子的代價。

 

人很壞,對。

我親眼見識到、親身經歷過,人可以怎樣為了保護自己,或發洩自己無法消化的怨氣,傷害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甚至是自己無辜的孩子。

但我絕對相信,人有自己站起來的能力,人有拒絕被傷害的能力。除非別人傷你,你嫌不夠,還要自己倒在地上再多戳自己幾刀,這時,就不是別人的問題了。

當然你可能需要靠一些正向力量來扶持,或許是你愛的、有力量的人,或神。

 

誰都討厭被錯待、被傷害,但,或許正是這些他媽的鳥事,磨練出自己對人性的洞察與看生命的厚度。

日後,你不再為了誰人心險惡大驚小怪,無力抵擋,被人一擊就潰。因為,你已經練就一身厲害的擋箭牌功夫了。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xu.4a83
  • 請輸入密碼:

下載  

<< fm: Rog Walker>>

 

其實,寫部落格這件事,好像從2009年? 就陸續開始了。

原因也不特別,記憶中從那時候起,我的人生就開始很大的轉變。

應該是說,在遇見北極熊之前,我一直處於一種卡到陰的狀態,無法否認,破口處處的原生家庭對我產生的影響甚鉅,但天生一股倔強勁兒既不允許自己求助,更不願意承認心頭有傷口,還是好大碗的。

有好多年的時間,揮霍著青春,寄情於工作,在花花世界你來我往,好不快意。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很亮麗、不僅不陰鬱,還活潑得緊。

關於愛情,一段初戀一談就是七年,之後也陸續有品格端正、為人敦厚的好人家的男孩上門來提親? 不是啦,是認真的想要跟我攜手一起走下去,遇到爛咖、瘋子不是沒有,但比例出奇的低(遇到肖仔的故事以後再慢慢寫)。應該是說我一開始就可以很敏感的偵測到不對勁,體內那超靈光自保器大概是上帝賜給我的福氣,保守我一路走來,在愛情路上雖有石頭絆,還不至於跌得太過啷嗆。

 

大概是我的故作堅強救了我,讓我即使心情盪到了谷底,也不允許自暴自棄。

只是,常常在夜深人靜有一種強烈感覺: 怎麼自己與自己距離如此遙遠? 總是根本不曉得自己在哪裡?

那是一種很抽象、也很解離的感受。現在知道是因為自己內在阿,從來沒有一致過。

頭腦、身子和心靈,各走各的陽關道,我總以為自己控制得很好,到頭來才知道這樣根本行不通。

 

之後,更對心理諮商、靈性學神學產生濃厚興趣,逮到機會下了班,也就投身這些領域,意識上的有興趣,其實骨子裡就是想救自己。

也許,在一片絕望當中,我還是想找到比較正向的能量,喚回我活著的興趣。

對宗教信仰的摸索,也就是這樣開始。

 

還記得對於感情,總是自豪自己處理得還行,心理學家對於原生家庭受苦孩子的預言根本是個屁。

不過到頭來,發現自己當時對於婚姻兩個字的過敏,根本已經超過正常人的層級。

我可以談戀愛,但,我不想結婚。

 

所以,面對愛情,我可以很果決。

因為從來就沒有要跟對方結婚的心意,所以,只要覺得不對,我可以比較瀟灑地放棄。

無論是短暫戀還是愛情長跑,只要對方提出想跟我結婚,我的反應絕對是手刀腳踏車快速落跑(為什麼是腳踏車阿? 難道你沒看過<< 金枝玉葉 1 >> 的袁詠儀?),更加堅定想要分手的決心。

 

事後想想,那些愛我卻讓我想離開的男人,我並沒有後悔,也並沒有看錯。讓他們娶一個正常女子吧! 不會有太大問題。

只因我深知我自己,過去的包袱太沉重,心理的複雜度太高,對這個世界有太多疑問,他們阿,承擔不起的,要他們領受,也不盡公平。

但,對於"長長久久"反應的過激,我明白那其實算是一種病。

 

一個對婚姻那麼害怕,對親情那麼憤怒,對人生充滿不信任的小孩,到底能夠怎麼樣扭轉這個局勢?

 

所以,我應該寫下,應該記錄。

我希望不要忘記,自己一路是怎麼走過的。

 

寫部落格,2009年就開始過,只是,不長久,斷斷續續的。

像大人說的: 「沒長性」,大抵就是像我這樣。

因為有個深層的不安全感,也因為有著天生的好奇感,兩相交疊,使得自己像隻沒定向的蝴蝶般總是翩翩飛,抓也抓不住。

也因為,從來不習慣在別人面前剖析自己,總覺得怪。或許也是一種傲,總覺得沒人幫得了我的問題。

奇怪的是倒很習慣、也很常聽別人對我傾訴他自己。(這不就是死心理學家的特性?)

 

所以,為著以上的緣故,我應該寫,也必須寫。

磨練自己的長性吧,讓自己起碼能夠從頭到尾堅持一件事吧,就像愛情。

開放自己的心吧! 不要再懼怕批判。

我只想,勇敢的面對自己。

 

北極熊,感謝你,一切,好像是因為認識你,讓我人生重回正軌了。

( 雖然近30才痛下決心、半路轉行,還跑去唸研究所,對其他人而言可不是什麼正軌。)

我本沒有勇氣,是你給了我勇氣。

最可怕的是我居然突破心防嫁給了你啊啊啊啊啊~~~~~~

這比靈異事件還怪奇的事兒當然,一定要記上一筆。

 

(為什麼! 這麼感傷到最後竟然搞笑得起來? 我是不是真的有病.........嘆)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最近外頭過節氣氛濃,可小女子我反其道而行,潛心在家除了啃論文外,也開始靜下心來,開始閱讀和親子關係相關的書籍。

其實心理學的書阿,是挑時候看的,當自己不想面對的時候,看這些書籍會覺得太沉重,心情被影響。

However, 人的第六感很妙,「是時候了」

 

是時候開啟我的原生家庭療癒之旅,也就是當初我寫部落格的初衷。

發現自從今年暑假寫部落格以來,足足一百多篇文,卻遲遲無法真正進入自己內心某一層面的世界,啟動心內的那一把鑰匙。 

寫到一個臨界點,就會打住不再深耕,除了擔心格友負面的反應外,更重要的是,連自己也沒準備好要面對那樣的自己吧。

若一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好好的,功能也很健全,但偶爾會有長時間的低落心情,沒有任何很明顯的理由時,就要擔心了。

那是不是原生家庭帶來的傷,一直沒有真正被療癒??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從前的我,試圖從宗教信仰、諮商團體來探討、療育自己帶著傷痕的心,我相信多年來,這些元素對我一定產生了某種正面的效應,讓我能找到一個值得託付一生的好人,也順利進入婚姻。

但很奇怪,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到最後總會產生瓶頸:例如宗教信仰總會有無法被我認同或跨越的教義規條,我很了解自己的個性,一味不求甚解,只求順從規範的方式,並無法讓我打從心底衷心的信服。

諮商團體的話,並非所有的心理學派或諮商師都適合自己,此外,高昂的費用也令我望而卻步,無法一直持續地進行。

這些元素也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它們都會讓人產生依賴性,你一直上教會或去心理成長團體,如果突然中斷,就會在心靈上產生一種類戒斷症狀:開始會覺得心慌、無所適從、心情低落、無法專注、很想再回去、最弔詭的是,一旦離開一段時間,所有你以為已經好了的病徵(負面情緒)又全部回頭反噬,逼得你要一直去一直去上教會或上諮商團體,直到生命中不能沒有它為止。

 

 

我覺得這很恐怖,跟吸毒沒有兩樣。

到頭來,也只是仰賴另一種癮,來解決生命中的問題,這並非由內在自然生出的療癒力,並不是真正的治療。

無意詆毀宗教信仰和成長團體,只是,如果要拋開這種戒斷症狀,拒絕另一種上癮,我必須,另覓出路。

閱讀與寫作,或許是一種很值得嘗試的自我療癒歷程。有私密性、自己整理自己,不被干擾機動性又高,而且,還省錢經濟!

唯一的條件就是:要耐得住寂寞,能與自己相處。

 

最近在看的兩本書如下:

許image  

【母愛真可怕】我想,光看書名,就可能有媽媽馬上轉台了吧。

 

這本是許常德的作品,雖然有時候覺得Mr.許講話太直接又血淋淋,有些話的確不怎麼容易吃得下去,可是我也欣賞他鞭闢入理的思維,並沒有被傳統社會規條綁住,他總試著用另外一種,可能讓人覺得有些"叛逆"的思想來解讀社會現象,或大家想當然爾的情感關係,看起來還蠻爽的。

【非關命運】youtube 直接鍵入母愛真可怕也有相關的精彩片段,可以欣賞。

Mr. 許真的蠻喜歡打斷別人,又危言聳聽的,可是看到他為了別人不適任的父母親如此氣憤,也覺得他挺真性情的哪!自己也是當爸的人了,這點說服力,他還是有的。

 

image  

 

【父母會傷人】這本書的作者是美國一位很有名的心理治療師 Dr. Susan Forward所寫,內容集結他所治療過的個案,寫實又赤裸,看了令人不忍卒睹。

我想,小孩其實一開始都把父母當神般崇拜吧!

是什麼,讓這些應該是孩子的神的父母,搖身一變為可怕的魔鬼,蠶食鯨吞孩子的心靈呢?

 

人心險惡,血親亦無例外。

最可怕的是,血親還披上「一切都是為你好」的外衣,讓你無從分辨,充滿困惑,如果真是愛,怎麼會讓人那麼喘不過氣、那麼撕裂、那麼衝突、那麼想逃呢?

在愛裡,不是應該沒有懼怕嗎?

 

有時候,要真實分辨父母給你的東西,是以愛之名,實為傷害/ 控制的扭曲感情?還是真正的愛?

太多父母,只是想從孩子身上補償他自己失落的那一塊,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分身、甚至財產,將自己的付出無限上綱的膨脹,無形的掐著孩子的一生要求回報。卻忘了,從孩子自已身分離、臍帶剪斷的那一刻,他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他需要你,但你並不擁有他。

 

當然,父母不是一生下來就懂得當父母,太多人也是帶著上一代的傷痕複製給下一代(好累!可不是?),大部分的他們,也是無心之失,但,身為兒女的我們,如果覺得父母的對待令自己很不舒服,要懂得為自己發聲及溝通,當然切記一開始要和緩、沉懇,只不過,如果試了,對方還是以父母的權威轄制你、詆毀你、羞辱你的話,那你真的要好好地替自己著想了。

能解的結就解,或各讓一步,如果太過份的情況,就離開吧。

 

人應當孝順父母,但絕非賠上自己一生的愚孝。

 

與自己的原生家庭和解,就從這裡開始吧。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溜馬
  • 請輸入密碼:

 下載 (2)  

小時候,記憶最深刻的遭遇,常是聽到大人吵架吵得不可開交時,就在一個閃避不及的當下,被母親抓著我的肩膀問:「妳倒是說說看,我為了妳父親%&$#,為了這個家*&^%$#,結果他(們)竟然這樣對我!妳說!難道我錯了嗎?!!我明明就沒有錯!!妳說阿妳倒是說說看阿!誰對?!!」

 

我被搖得七葷八素,耳膜被嘶吼聲震得頭昏眼花,老實說,那麼小,怎能了解大人間曲曲折折的關係、層層疊疊的對錯?更何況?叫我在心愛的父母間當判官?OMG是要叫小孩精神分裂嗎?

 

長大了點,即便他們已經不甚愉快的分手,母親仍然會在任何時刻,只要她想到、或一條筋不小心扭到,無論當時多晚,不管我隔天要起床上班上學、或明天就是快樂新年,她仍舊會將我從溫暖的被窩中挖起,很嚴肅地看著我說:

「蝴蝶,我有事要跟妳好好溝通一下。......」

 

是的,就是一定要挑這種無時無刻,並且,撂下"好好溝通"這種詞彙絕對沒好事。

 

於是,母親便開始從年輕時他們相處的第一件事談起,從各式各樣的小細節,各種人物要角的人際關係中,一個個逐步分析、仔細推敲,前因後果描述得清楚無比,邏輯完美,影像歷歷,彷彿這一切昨天才剛發生過。(後來我發現,她每一次的版本好像都微妙的修改過,相信是不自覺的,但無論如何,結局聽起來,一定是她無辜,別人有罪。)

 

我覺得,我媽這身功夫,不去當FBI實在太埋沒她的天分了。

 

分析的過程每 一 次都花了好幾小時,水也不用喝,廁所也不必上,好像也不會餓(你說,她是不是有特異功能?),但我是正常人,不過有鑒於只要我一表現出尿急、肚餓或疲倦的模樣,她就立刻浮現一股不愉悅的表情,好像我打斷了她精彩的表演,故我也常常忍著呵欠、憋著尿意,感覺好像在當兵。

 

結論一定是她會不停的問我:「妳說!是不是妳爸的錯!?是不是妳爺爺的錯?!是不是妳奶奶的錯?!是不是的錯?!......」(咦?!!對!我沒聽錯,我就老是躺著也中槍,誰叫我姓我爸的姓呢?)

 

在感情上,我的母親常常據理力爭,用她完美的邏輯,要求一個是非對錯。延伸到任何的親密關係上,她的世界永遠黑白分明,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錯了就要認錯!(繞口令?)只不過,她常覺得別人是錯的,而當別人不認為自己應該道歉的時候,母親就會卡住。

她像一個公正嚴明、工作過度的法官,在感情的天平上,她堅持:凡事都有是非。

下載  

 

但感情這種事,常常是換了位置(關係)就換了想法的事,哪來的是非對錯可言?

丈夫很寵妻子,下了班還幫是主婦的妻子洗碗,對妻子而言這是個百分百好老公,對婆婆來講可就是個胳臂往外彎的兒子了。

所以結果常常是:母親到處尋求正義的支持,如果沒有,她就會認為別人並不瞭解及體恤她。

就算有,全世界的公義都在自己這裡,全世界都說妳對,又如何?

全世界的公義,能喚回自己要的關係嗎?

全世界的公義,能讓愛人的心回溫嗎?

全世界的公義,能當錢花嗎?

全世界的人,曲終人散也就各過各的,他們負擔你的喜怒哀樂和你的人生嗎?

 

 

全世界的公義,只能讓自己緊抓著可憐的、僅有的尊嚴,

和與別人疏遠的孤獨。

下載 (1)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阿辛很生氣,因為,他抽屜裡的信又被動過了。

「媽,你有來過我房間開抽屜嗎?」

「沒有阿,你幹嘛這樣問?」

「那信怎麼少了一封?」

「怎麼會? 你全部的信不就擺在中間那個抽屜嗎?」

「厚!! 你還說沒開過我抽屜!!」

 

辛媽惱羞成怒:

「怎麼樣?! 我想關心一下自己小孩的狀況不行嗎?」

「那你也不能侵犯我的隱私權阿!」

「隱私權?!」 辛媽炸了起來:

怎樣?! 你是從我肚子生下來的,這房子是我買的! 是我的財產! 是我讓你住在這裡! 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現在怪我不尊重你的隱私?! 你的生命可是我給的!!!

 

唉.....阿辛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腦袋衝,他的臉很燙,全身都在抖,心卻很冷。

為什麼只要對自己母親表達一下抗議,或任何事不順他的意,他就會立刻展現出比別人家誇張許多倍的暴怒情緒,指著阿辛的鼻子罵,任何事,都沒有商量的餘地。

還有,剛剛的反應,不是擺明了說謊,然後又見笑轉生氣嗎??

 

「對! 你翅膀長硬了,自己覺得自己很厲害了?! 敢跟你媽頂嘴了? 好啊,覺得我管太多? 那你就搬出去住,自己賺錢養自己啊! 只要你還拿我錢的一天,你就都要聽我的!!!」

又來了,又是那套拿人錢手軟的論調。

他馬的,任何事從他母親的嘴裡說出來,總是蒙上一層老員外欺壓小ㄚ環的口氣,說不出的猥褻。

好像親情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感情,只是將感情轉化成金錢、心力的投資,被放在天平上,討論賺賠般的斤斤計較。

 

如果他媽只是說: 

「不好意思我不該看,可是因為我關心你,想知道你發生什麼事,又怕你不跟我說自己承受,所以我看了。」

好友冰冰的媽,就是這樣的。

冰冰還覺得不好意思對媽講話太大聲,兩人互相道歉,然後高高興興地前嫌盡釋一起去吃晚餐。

 


結果鏡頭轉到了另一個家庭,這廂,阿辛媽痛罵了他一個半小時後 (整整90分鐘中間還不停頓不上廁所,我真的不懂,看別人信的明明是他媽,怎麼被罵的是阿辛?),整整一個禮拜不理他。

 

阿辛不只一次告訴我: 

有時我真的搞不清楚做錯事的到底是誰? 我媽常常快把我逼瘋,可她還覺得我真是個不孝的孩子,惹她傷心。」

 

 

我緊握著阿辛的手,無言。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三八阿花
  • 請輸入密碼:

imagesCAV3VI0Q  <from: google> 

【人都有重量級悲傷的過往,要發表這篇舊作著實也掙扎了一會兒,不過,匿名寫部落格不就是想要找個出口宣洩嗎? 我還是勇敢點,寫了,擺上了,就放下了,畢竟,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幸福快樂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裡,與有雷同際遇、或能感受的朋友共勉^^。 今天端出的這篇悲傷劑量高,請自己酌量觀賞。 】

 

婚禮辦得十分紛擾,我想,我們家的故事應該很有資格放在玫瑰瞳鈴眼藍色蜘蛛網 這種節目上供人"憑弔"了吧。
 

兩家人的母親都是狗血連續劇的女主角,說出來的話與做出來的事,其精彩程度簡直不相上下,令人懷疑她們是不是結拜來的?
過程太精采,為了怕有節目拿去抄襲,我想,就不在此贅述了吧!


畢竟,看戲的人只需哈哈笑,身歷其境的人,再怎樣要自己下了戲馬上抽身,都不是件易事,傷口沒有必要一翻再翻,家務事畢竟不是刑事案件,在這個過程裡,沒有客觀事件有辦法被審判,

有的人被纏繞在兩三代間,過去現在與未來,同姓與不同姓的親人糾葛不停;

有的人太過懷念被傷或傷人的過往,非要拖累一堆人一起陪葬;

有長輩力勸被捲入的晚輩獨自將所有紛擾處理圓滿,出了一張嘴卻每個人都隔岸觀火;

有晚輩傻呼呼,別人丟球給他他就接,搞得自己身心俱疲,婚禮獨自籌備還得背負所有長輩的"期望",

很不幸的,那個傻呼呼的晚輩,就是我。


也很幸運的,終於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不自量力,所謂的「長輩」是多麼的擅於拋球給我,所有事情都是新人自己擔、自己扛,還要留餘地給別人審查與批評??
那些"別人"---是理應陪伴左右的親人。
真的到很後來才開始懷疑,如果在一旁的人只忙著出一張嘴攪和或批評,就算貴為親人,難道真的有每顆球都接的必要??
 

真的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竟以為做到他們所說的一切,就能得到所有的讚賞??
更何況那最親的人,竟是阻止女兒快樂幸福最大的元凶?!
為了一個二十幾年前捨棄她的男人,犧牲了二女兒,連大女兒的幸福都可以不來參與???
是怎樣偉大的親情呢??

我想,從小到大我所感受到的,親情從來就不是無條件的愛......真是令人感到悲傷阿。

難怪,這個世界需要心理諮商師。

沒有一個人不需要感到無條件的被愛,而人,真的是充滿原罪,以至於原本最有資格擔當這種工作的父母,真正做到的...並不多,更多的是歪七扭八、莫名其妙、不斷傷人自傷的愛,失功能的父母太多了,只不過,能接受這個事實的父母和孩子,也很少。

所以,如果你感到你的父母無條件的愛著你,那我只能說:你真是個幸運兒,要好好珍惜!! 

沒有的,也不見得是你的錯,不要再沒事背著一大堆自責或歉疚了吧!

父母沒有能力愛你,那你就更要好好的愛自己。

陪伴你一生的,不見得是你的父母,更會是你的另一半,或你的知心好友。

 

<舊作 by 2010, Aug,13>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父親節快到了,當然不能免俗的要為老爸送上祝福,順便瞎聊兩句。

不著邊際的閒扯淡間,也提到了北極熊的頂頭boss被公司fired了,這下可好,boss旗下的人馬人人自危,整天提心吊膽,險零零。

人離鄉賤哪,在香港可是響噹噹的一名菁英,怎麼到台灣就成了落難的王子了?

 

「老爸也只能說,加油啦!!」可以想像線上那一頭的老爸,抓頭莫可奈何的模樣。

我想也是,要不然女兒都是潑出去的水了,還不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乎?

「恩! 我要95,加滿!!

遇到挫折要訴苦,切記淺嚐即止,這種加滿即關蓋的功夫我是很會的。人人有自己的煩惱,親如父母,除非對方前世真的是妳的冤親債主,什麼都一早講好生下妳,護一生

要不然,點到為止吧。

我一向沒那麼濃厚的親子運。

 

Ces't la vie~~」 人生在世,一定要懂得自嘲。

沒想到老爸一整個有感而發,是哪句觸到他的開關還什麼的,忽然就著

人生哪......XXXQQQ.....,最重要的是有一個相互依恃和傾談的伴侶,

恩,到這邊聽起來還蠻正常的。

 

 

 

老爸的人生是失敗的。

 

 

呃.........

 

 

是怎麼了,對自己的伴侶發出不滿之鳴?

我心裡暗暗好笑,當初要結婚的理由,若是以對方會是個賢慧的好妻子,可以在家煮飯洗衣照顧公婆小孩之功能性凌駕於「愛」之上,此時就不要嫌棄對方沒有靈魂了吧。

每個人結婚的理由千百種,但我發現,傳統的台灣男人,嫁娶的理由不外乎功能性至上。

 

家裡一屋子人,老爸卻藏躲在樓上書房的小天地中,與死人為伍。< 對不起阿,艾倫狄波頓,我真的不知道你死了沒? 但我心目中偉大的文學家都死得很早。>

在喧嘩中的孤獨,比獨自一人的寂寞,更甚。

 

更何況,繼母並非沒有靈魂,只是老爸不知道怎麼跟人家溝通吧。

一個需要持家、面面俱到的女人,終日絆住她的,也就是日常生活的瑣事,她要如何有時間跟丈夫風光雪月,暢談古今中外歷史,閒聊莎士比亞、徐志摩呢?

 

當然,大人間的家事,晚輩難以置喙。要我說實話,想頭不保嗎?

誰能理解、誰又能裁奪夫妻間的事呢?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  父親節快到了,然而,我卻想訴說一個悲傷的故事...

 

每次看到阿楚,我總是覺得很心疼。

在一群大人小孩、親戚朋友宴會的場合,阿楚的爸,正興高采烈的向我們炫耀著,她女兒依依是多麼的擅於畫畫。

只見塗著黑色眼影,搽著黑色指甲油的18歲少女,展示著她張張私人畫作。我看了看,每幅幾乎都是關於死亡、黑暗、暴力...看起來就是時下最萌的少女派漫畫。

只是,心理學家說,一個人--尤其是孩子--畫出來的圖,是很能反映自己的內心世界的。

看著大人們一使勁兒的讚嘆,無論是出於真心或社交,在人們眼中只看到現代暗黑世界的流行,或只看到畫者的畫工、少女靦腆的笑和老爸自豪的表情。卻沒有人看到站在角落一臉落寞的阿楚,他,正默默的、一個人走上樓,無聲的躲進電玩世界裡,也許,只有那個世界,是看得見他的,是屬於他的。

阿楚也很好啊,他今年考上高中的第一志願呢!

但,他老爸在大家都在的場合裡,竟然提都不提,我們沒有人知道這個消息,還是楚媽後來告訴我們的。

 

曾經,學歷在阿楚爸的心目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竟然選擇沉默。

我才知道,不是學歷的問題,是接納的問題。

 

「阿楚是男孩,又是么子,男生不能被寵壞。」阿楚爸曾經信誓旦旦的表示。

但,阿楚一向是個乖孩子,而且憨厚。

「他那麼愛打電動,怎麼會有出息!!」

但阿楚都是做完功課才打的,而且打電動也沒讓他荒廢功課哪! 

「身為一個男人,個性懦弱,表達能力又那麼差! 怎麼像一個男人!」

可是,每當阿楚想表達的時候,父親的疾言厲色總令他退縮,他的話結結巴巴,聽起來總像是無力的辯解,即使,他其實沒做錯什麼。

終於最後,他選擇了沉默。

 

是的,怕寵壞,反成了矯枉過正。"為他好" 的緊箍咒,成了父子兩人溝通上無法跨越的鴻溝。

 

有些孩子是很幸運的,不必刻意做什麼,就可以得到父母的寵愛,像依依。

有些孩子是很曲折的,就算他咬牙關,努力地想用自己的方式得到父母的肯定,也徒勞無功,像阿楚,像阿楚的很多其他孩子。

親子之間,畢竟還是講緣分的。天底下,的確也有著不知道怎麼為人父母的父母。

 

我每次看到阿楚,總是很為他心疼。

 

 

 

文章標籤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溜馬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