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下載 (1)  

說到尊敬」這樣的字眼,小時候不懂事,總是用位份、輩分、職位、地位來判斷一個人值不值得尊敬。

譬如 : 我們一定被教導要尊敬父母、長輩、老闆、有錢的專業人士、或者是特殊職業者例如牧師、和尚、法師、修女之類。

慢慢長大後發現,真正會令人感到尊敬的,應該是一個人本身的人格特質、修養,及言行所散發 出來的結果,而不盡然是身分地位,或年齡的集點加分。

 

T與我初到南部時,我們一早被安排好進入當地教會。有位牧師對我們相當照顧,姑且就稱對方為C哥好了,C哥有兩個孩子,與師母一起在當地主持教會。

經營一間無後援的教會是辛苦的,尤其是在鄉下地方,C哥常參與或帶動當地居民的社區活動,並透過辦活動,帶營隊、讀書會,與當地公家機關合作等,確實的幫助到當地區民、孩子,也為自己教會的經營爭取金援。

C哥本身,是一個頗具正向溫暖特質的人,他講話總是慢條斯理、不急不徐、輕聲細語的,明明我看他不僅身為一間教會的牧師,需為經費的事操煩,有家庭要顧,又身兼母會的成員,時刻要被母會徵召處理或出席一些行政事務,在地方,所有教會弟兄姊妹家中大小事,有親友生病受傷、喜慶喪葬需代禱、出席、幫忙,乃至於出車禍、有心理創傷需找人商量,C哥一人身兼數職,通通包辦。每次見他都是得事先排時間預約,他schedule 滿得快溢出來,且全年、24小時無休,可說是信仰界的7-11,但他卻總是笑容可掬,我從來沒有看過他不高興的樣子,甚至大聲一點說話都沒有。

 

我們凡人面臨其中幾項就該該叫到不行了,還要使個性耍脾氣脫序一番,可C哥這個人,他真是令我佩服的,不僅是因為他是牧師,更是他對信仰的虔敬,對人充滿了愛,他是真正把愛行出來的人,且時時看守自己的言行,光是脾氣修養這一項,我就難以望其項背,僅能對著他的背影膜拜吧。

 

師母,倒是一個跟C哥完全不同典型的人物。

為著對C哥的尊敬,在此我就不多形容了,僅把事實描述出來也便是了。

那是T經歷的事。

一天,教會有些活動,我們去教會幫忙了一下,T留下來處理電腦問題,我則因還有實驗要做先行離開。

T回來的時候跟我說 : 

「嘿!你知道嗎,我們這些留下來的人目睹了一個精彩事件。」

 

「什麼?」

 

「師母當眾對C哥發飆喔!」

 

「蝦米!!??」

 

本性噬血又愛聽八卦的我一聞血味整個耳朵都豎了起來 : 

「快告訴我!! 快告訴我來龍去脈!! 完整的,一個字、一個表情都不要漏!!」

(其實這對本性敦厚又不擅說故事的T來講挺有難度的。)

 

他們這些同工,正在各司其職的做自己的事,C哥在裏頭坐鎮,也是跑進跑出的張羅,一身汗。

師母就在這時一陣風似的捲進來。

據聞師母明天活動需要帶唱詩歌,於是先來個彩排。

關於曲目,她與C哥兩人也是討論了很久,通常討論的方式是大家一起禱告,看每人的感動如何,再一起敲定。

也許是C哥夫妻倆禱告的默契不同,也許是神開他們玩笑,給他們不同的感動。總之,為了該唱什麼歌,兩人就"討論"了非常久,還是沒有很一致的答案。

既然要開始彩排,師母集合了同工們,開始練唱,此時,C哥聽了幾句之後表情有點凝重,他在她們練習告一段落時,上前和師母小聲的說著話。

原因是C哥仍覺得這樣的曲目安排不夠理想,希望師母換一個方式試試看。

老實說,像這種日常生活事件意見不合的橋段,只要是夫妻幾乎天天上演,沒什麼大不了,只是為神做事,感覺比較嚴肅罷了,但,和和氣氣的兩者都試,再來看看要怎樣也就好了,不是嗎?

結果,一陣小聲討論之後,忽然聽見師母以一種工地施工中的機器聲高分貝嚷嚷道 :

「這也不行那也不對!!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這個人為什麼總是這個樣子?! 為什麼!!! 你說!現在就說!!」現場的人包括T,聽到師母近歇斯底里的怒吼當然是吃了一驚,不過大家不愧是神的僕人,非常處變不驚的當沒事一樣繼續工作著,眉頭也不皺一下。

( 據說師母當場還吼了很多別的,可是T根本就不太記得了,真殘念...)

< 咦?! 蝴蝶你這種看好戲的心態對嗎??! >_^   >   

 

夫妻吵架很正常,不是說神職人員都不能有七情六慾,但,吵架也得看場合吧?! 就我個人而言,我就絕不在公眾場合跟溫ㄤ大吵,那種把家事幫上檯面,惹得沸沸揚揚的給大家好看,對我來講還蠻丟臉的。

這樣講不太對,嚴格來說,他們不是在吵架,C哥從頭到尾沒有說什麼,是師母單方面痛罵C哥,在同工面前、在教會面前、在神的面前。

我在想,師母阿你這樣罵,無疑是給同工做了一個不太正確的示範,這樣將來C哥在發配大家工作時,是不是會為難呢? C哥好歹也是一教會之主,你這樣像罵兒子一般的罵他,安捏甘好?!! 身為牧師和妳ㄤ的顏面,是否會有一點點的損傷呢??

 

師母至情至性、敏感易怒、莫名其妙歇斯底里的真性情表現,還不只這一項。

記得最初時候,因為教會總有療癒功能,C哥很鼓勵我分享心事,於是乎,在某一天C哥得知我為了家人因素心情不佳時,便帶著師母和執事瑪姐和教會的一位學諮商的姊妹過來我家探望。

我知道C哥很有誠意,都登門拜訪,還帶了一票人和一個可愛的薑餅屋給我。

 

我也知道今日主題是 : 「我與我的家人」,可是浩浩蕩蕩來了一堆人,又不是真的很熟,有些人甚至第一次見面,就要把我陳年老往事,內心那不能說的秘密一次搬上檯面,矮油也太害羞了吧!!

迫於人海戰術和效率,還有C哥那誠懇明亮,很想幫我解決問題的眼神,我只好訥訥的把當時發生的一個重大事件說了出來。要知道,在那麼多不熟人面前,硬要我說心事,還是說一個長輩的...壞話(?),這是多麼唐突的一件事。且當時的我,為了那長輩的一些令人髮指的行為,心裡著實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是以語調雖刻意壓抑,還是難免悲傷憤怒。

語畢,大家都沒有說什麼,瑪姐坐在我身邊,只是大力的擁抱我,並告訴我 : 「都過去了,你日後必須為自己著想。」

要不就是以了解的眼光看我,不管是哪一種,我都能感受到他們的好意及溫暖,就算用我不是很習慣的方式。

 

 

這時,師母又很石破天驚了來了一句 : 「那妳原諒她了沒有??? 」

 

!!!!!!

 

 

「你若不如此行,斷不能進神的國。」

 

!!!!!!!!!

 

C哥一見苗頭不對,趕快說些什麼打了岔,讓師母不再自以為義、神經兮兮的發作下去。

 

 

你知道,有些時候,講話的藝術是很重要的,尤其和人心、諮商輔導相關的東西更是如此。

有些人的身分,特別容易接觸到被壓傷折斷、或靈魂需要拯救的人,在說話的時候,是不能不經大腦這條通道的。

而有些這樣的人,一旦開口說話,你真的會巴不得他是啞巴,或自己乾脆是聾子算了。

 

 

私以為"原諒"是一個過程,且傷得越深,過程就越緩慢。絕不是一個口號,喊一喊「好,我原諒他!! 」

 

然後呢?

 

好像我的原諒與否,是為了向她(師母)交代似的。一個被傷害的人,到頭來為什麼要被逼著原諒加害人阿還是在僅僅5分鐘真心話大冒險的情況下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是的,我們都學過寬恕的意義。理論上,我也同意原諒及寬恕,受惠的人是自己。

讓自己放下別人對己的不義,才能獲得自由。

但,原諒別人不是為了要得到什麼好處,獲取什麼恩典,為了死後進天堂避免下地獄,這種拿贖罪券的心態到底什麼時候能停止呢?

 

說真的,有時候,我真替C哥和師母的小孩感到難過。

 

我得放下、放下對她的滿心O.S. 啊啊啊啊~~~~~

 

 

(通篇的難聽話都被消音了,我的修養又進一步了真是可喜可賀啊......呼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日誌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roctony
  • 我最怕歇斯底里的人了,情緒爆發不可收拾!
  • 我也是...莫名被掃到,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喔。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8/31 01:34 回覆

  • 杜詩飲
  • 敝人的淺見是~
    被傷害的人,總是耿耿於懷!
    而傷害他人的人,卻總是輕易忘懷!
    譬如說~C 師母

    不過,一邊在傷人,還一邊"以為"自己在行善!
    再進天堂之前,她是不是該讓醫生檢查一下呢?^^
  • 你說的沒錯,知道自己在傷人的也就算了,傷人當行善,真真糟糕阿~~~
    因為跟她交情實在不深,只能說就我聽到和碰到的事件,個人覺得對方的表現不太合適。希望她沒有傷到太多人吧。

    不過,我寫爽也就算了,相信我們天上的大老闆,一切都看在眼裡阿。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8/31 21:40 回覆

  • Little evil
  • 每個人都有自己療傷的方法和時間 有時 宗教的過度關懷方式也會帶給他人不舒適感 卻又無法拒絕... 讀到這故事也替你感到無奈~
  • 呵呵,其實不論是不是宗教,總有和自己脾性不合的人在身邊...保持安全距離也就罷了。
    有這樣的人,我才有題材可寫啊~~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8/31 23:53 回覆

  • joy
  • 這不僅僅是身為人的功課。更是身負神職人員更大的課題@@
  • 的確。
    負有這樣神聖使命的職業,為人更需謹慎阿。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9/02 00:06 回覆

  • 飛行鳥
  • 看來師母還不了解不能說的話......
  • 搞不好她只是耳背,每次禱告都聽錯神的旨意...(呼菸)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9/02 0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