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IMAG2121 (1) 

<<看我哭聲繞樑,三日不絕於耳>>    

 

猶記得剛從月子中心"出獄"時,新手媽媽加上一人手無寸鐵...好啦,是沒有婆婆媽媽的人力支援下獨力育兒,跟老公兩人手忙腳亂的,翻個身怕寶寶窒息、一哭鬧怕是有什麼不舒服,連穿個衣服都爬文爬個老半天,雖然朋友同事給了很多衣物恩典牌,但連幫衣服分類就一個頭兩個大,完全搞不清楚多大穿,怎麼穿。剛開始那一個月,小恩星晚上總是以一個鐘頭或半小時為單位醒來,一醒就是哭,一哭就是嘹亮震屋瓦,搞得我兩黑眼圈比貓熊大,不知道連續睡三個小時是什麼感覺。

 

一個月過去了,總算寶貝晚上慢慢開始能夠睡過夜,吸母奶時用力拉扯奶頭的情形也比較有所改善。進入第三個月,發現小恩星眼神開始能夠聚焦,喜歡和人互動,逗她玩還會發出咯咯的笑聲。現在一早起床,到她床前注視她跟她道聲早安,還會給你一個滿滿天使般的笑臉,兩隻眼睛彎得像弦月,真的是超級療癒阿!

 

IMAG2412  

 

懷孕時不得已中止工作時,我以為我會得產前憂鬱,結果並沒有;出月子中心後我以為我一定會因受不了baby每天的哭鬧,育兒的千篇一律而得產後憂鬱,結果,也還母女均安 (是多想要得憂鬱症阿我)。昨天更是挑戰帶著兩個半月兒全家半日遊,小恩星非常開心,在外面表現十分可人(人前裝乖這妞兒!) ,回到家還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的,好像很想跟我們分享她的心得似的。

 

跟小嬰兒相處,的確像是進入另一個世界。雖然,全職媽媽總是帶著那麼點與世隔絕的意味,好像也跟光鮮亮麗完全扯不上關係,但,卻可以從這樣特別的角色當中,發現不一樣的自己。原來,我,比我自己想像中,還要有耐心,也比我自己想像中更能適應這樣的生活日常。雖然有時真的被這死小孩莫名所以的大哭感到心煩氣躁,或對千篇一律的瑣事感到無奈,也曾覺得快崩潰對著老公嚷嚷: 送人啦送人啦我受不了啦!!! 但,情緒過後,漸入佳境的育兒生活還是能夠帶給當媽的一絲愉悅。

縱然,日後終會回到職場,但這段每日陪伴女兒,拉拔她長大的記憶,一點一滴我都想好好的珍藏在腦海裡,紀錄在部落格裡,因為我知道,孩子,很快就會長大了呀。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下載  

常常在社會新聞聽到這樣的說法: 

「真沒想到這孩子會砍媽媽,他平常乖乖的,見人會打招呼,從小到大功課都很好阿!」

 

「真沒想到小桃會未婚懷孕,她平常那麼乖巧,又笑臉迎人。」

 

從小到大,無論在家庭、學校、教會,身為一個小孩,最被大人喜歡的特質除了「可愛漂亮帥氣」(這特質應該只要是生物都喜歡吧)、「功課好」此外,乖巧」一定占最受歡迎排行榜的前三名。當自已還是個孩子的時候,聯絡簿也常被老師寫文靜乖巧」之類的評語 (好像和長大以後差很多? ! )。

 

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想,是趨近於聽話、順從」。

其實在英文裡,並沒有這個單字,我想,這跟文化非常有關係,西方國家比較不會要求小孩一定要一昧的順服,他們的教育比較傾向將孩子當成一個獨立個體,一個有自己思考能力的小大人,凡事可以討論與思辯。但,華人的世界可不是如此,在百善孝為先,講求倫理道德的背景下,聽話順從不抵抗,順著大人的心意行事為人是很被看重的特質。

 

為何東方世界的大人們那麼喜歡乖小孩呢? 其實說穿了,當一個位分比你低的孩子聽你的話時,一切事情變得簡單可依循,順便也可滿足一下大人的虛榮心。我們有太多傳統、風俗、習慣,很多不經大腦思考的想法已經根深蒂固埋在我們的血液中,例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等等等,並不是說這想法一定是錯,而是當一個人將某些價值觀內化,他會不假思索的說之行之,奉為圭臬,並且將之傳承到下一代,說真的,華人的父母在教育上比較不時興把孩子當朋友,凡事還跟孩子講道理、辯論。或許工作太忙、又要奉養雙又要養家負擔太重,以致根本沒有心思、也沒有這習慣花在孩子身上,也由於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尊卑層次分明的思想使然,父母相較孩子而言是有權威的,「小屁孩還小懂什麼,我說了算」的態度十分普遍,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乖的小孩教養起來較輕鬆有效率,又能得人讚賞,一個不會頂嘴,凡事聽話的孩子總是"感覺上"好像是教育成功的結果,可不是?

 

但一個乖的孩子代表什麼呢?

 

 

其一 : 他照著你的話去做。但,你怎麼知道他內心到底是不是真的認同?  亦或只是屈服於父母的"淫威"之下? 他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還是有些父母師長認為這根本不重要呢?)

其二 : 他沒什麼自己的想法,就聽爸媽的,反正出了什麼差錯,就丟給爸媽負責。現在不是爸寶媽寶一堆嗎? 可不就是這種情況造成的?

 

 

無論是哪一個,都不是我想要的。

 

 

孩子,我希望你貼心、懂事,但,我不需要你

(當然,三歲以前,拜託聽話一點哈哈哈)

 

我不希望你為了得到大家的歡心或喜愛,而努力的去討好他人,服從聽話,失去了自己;

我不希望你為了不得罪握有權威的人,在明知對方的要求是不對的甚至違法時,還不敢反抗,只能在接受與不接受的界線中掙扎;

我不希望你凡事只是便宜行事,在下任何人生重大決定時,胡亂聽取他人意見、人云亦云而沒有自己的判斷與主張。

 

 

乖,不是不好,但,真正出於認同或是愛而聽你的話,或經過思考後接受了你的道理而順從,比起只是表面應付要有意義得多了。

 

 

 

 

 

 

 

 

 

 

 

 

, ,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s  

常聽到人們在生活當中強調「正向」的重要。

 

在教會中,教義教導我們要常常喜樂;佛家要人說好話,做好事;「正向心理學」更常被人掛在嘴上,阿德勒的「被討厭的勇氣」一推出不久就成了顯學,大家都在強調正向情緒的重要。沒錯,讓自己保持在時常正面的情緒、感受當然是努力的方向,但一直強調正向多重要,到最後會發生一件很弔詭的事是:  因為正向情緒很重要,所以當人遇到某些事展現低落、沮喪等負面情緒時,身邊就會有人很緊張,馬上出聲下指導棋,要你趕緊甩掉負面感受,立馬切換成正面的,好像負面情緒是一種可怕的病毒,多說個幾句就會被傳染,病發而死似的。

 

記得我在懷孕期間,心情較為不穩容易想東想西的,當過媽的人都能明白,生養的未知加上賀爾蒙的變化,的確容易讓孕婦心情七上八下的,其實,這都只是過渡期,只要不至演變到太嚴重,都屬正常現象。但我友人安琪,自己也是媽,當我訴說自己心情低落時,她就非常緊張的說:  「哎哎,你不要這樣想,你不要那樣想啦,不會的不會的,再這樣講下去你會得憂鬱症啦! 」

 

其二,是我坐月子期間,有一群姐姐們來看我。大家也就不能免俗的問起我生產狀況。我孕期算是順利的,重視運動及飲食,體重控制得很好,但生產時由於預產期一到,沒有任何產兆就直接催生,加上一開始醫師就建議我打無痛分娩,可能是我對麻醉的反應較強,打了無痛還是痛,又催生兩天胎頭一直不降,躺姿固定太久,其中內診、打針、催生、乃至生產的過程都頗吃了一點苦頭,生產後更是躺了一星期才能像正常人一樣下床走路,說真的,剛生完真覺此經驗驚悚萬分,想起來還心有餘悸。老公在陪產期間更是一直搖頭,我看他表情比我還痛苦,直叫我別再生了。但,即使在過程中,我有為"怎麼生個小孩需要如此受折磨"而留下幾滴灰心的眼淚,人家還是想要個老二來跟大女兒作伴哩! 

 

言歸正傳,當我在敘述生產過程給姐姐們聽時,其中花姐就語氣堅定的跟我說:  「蝴蝶,這些負面的經驗就忘了,以後都別再提! 記得,別再提,讓這些負面的東西影響你!」

厄...可是因為妳們還沒聽過,我只是敘述當時的過程阿... (每個人來我都要講一遍,不是妳們問我的嗎? 當我那麼愛講阿 XD)

其實,我知道花姐是為我好,她大概也怕我不敢再生。但其實,我並不覺得生產過程是「負面」的阿,是痛苦的、不舒服的、蠻嚇人的沒錯,但,再怎麼可怕幾天後也就過去,餘下的傷口、疼痛,總是會慢慢康復的。對我來說,也並沒有造成什麼陰影,也不需要收驚。也許我敘述得太生動了,講到花姐都怕了。

 

但我發現,有些人,像安琪和花姐,聽到覺得比較負向的心情或感受,她們就顯得比當事人更加焦慮,有些人很害怕面對負面的東西,總覺得那是怪物,最好都避而不提,要不然就是趕緊召喚正向情緒來對抗,其實,「正向心理學」、「正念」,都不是要人只能有正向情緒,就連聖經也只是要我們「常常」喜樂,而不是「永遠」或「一直」喜樂,因為那不是人正常的狀況。人生總是有喜有悲,有高興有生氣,有光明有黑暗,一昧將負面情感忽略或抵制,並不會使之消失,只是壓抑罷了。如此矯枉過正,對負向情緒過敏,並不是真正健康的現象呢。

 

 

 

 

 

 

 

 

 

 

 

 

, ,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s  

 

今日在臉書上,看到一則母親為了堅持全母乳餵養,導致孩子活活餓死」的新聞,發生在美國。

感覺當了母親之後,"鏡像神經元" 變得發達許多,以前看到有關虐童、虐動物、性侵、遺棄等新聞的厭惡痛苦程度如果有6,現在應該提升到9.9 吧!  

無論是醫院、媒體,或者基於知識,都明白寶寶喝母奶是最好的,主要原因是母奶中有配方奶怎麼也調配不出來的抗體,以及增進母嬰之間親密感等等好處。如果可以的話,能親餵自然是最好的。但,每個媽媽的條件不同、資源各異,有的媽是奶水多到做母乳皂澆花給全家大小泡澡洗腳,有的媽是擠奶擠到瘀血黑青才幾c.c ,淚水比奶水多太多,因為沒有奶或奶不夠導致嚴重產後憂鬱的...。一個女孩變成母親,除了生理上的痛苦之外,心理上的折磨還真是不惶多讓哩。

在懷孕初期,我就一直給自己心理建設:  奶水有就好,沒有也沒關係,不要因為母奶問題跟自己過不去。然而,當產後開始漲奶,歷經慘痛塞脹奶哀嚎期間,卻也在不知不覺中將乳牛奉為神明,多麼希望自己有產奶多到冰箱塞不下的困擾,要當一隻全天候母牛我一點都不介意,而導致每次都超級在意擠出來的c.c.數,常常心情不佳。

 

友人知道我的困擾,笑我: 「咦? 不是說不要勉強自己奶量的嗎?! XD」

 

是阿,明明之前都自己告訴自己,結果真正遇到還是在意,這,就是母親的心酸吧!  總是想給孩子最好的,我完全能夠理解想要全親餵的感受。

但,奶量真的不夠的時候,千萬不要偏激的堅持阿,搞到自己憂鬱萬分已經夠慘,累到孩子吃不飽餓著,甚至餓死實在也太誇張不值了吧!!!  (親餵就算了還堅持到"全"親餵)

 

當母親是一種天職,愛孩子是一種本能。但,其實真正的愛,不需要外在量化條件來加以評估。愛不愛寶寶,跟他喝不喝全母奶其實是沒有直接關係,跟人母是否失職更是無關。現在人很辛苦,因為什麼都要用量化標準衡量,是不是一個好員工用業績顯現的數字衡量;是不是一個好教授用產出幾篇論文,以及幾篇登上高級學術評鑑單位來計算;連當媽媽這麼自然的身分,也要用是否全母乳親餵啦、是否全職帶小孩、會不會吼小孩、打小孩等看得見的行為來做評斷。加上網路發達,看得見的公婆老公親友,看不見的網路酸民路人,好像全都有權對當媽的品頭論足、指點指教似的,生活在這種世界中,難怪憂鬱症這種文明病居高不下阿。

 

說真的,一個母親當得好不好,除了她自己的孩子,誰真正有資格加以評斷呢?

 

 

 

, ,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AG2395  <<寶貝滿兩個月>>

寶貝的O.S.: 馬麻我也想要出去玩~~

 

眼看著歐舒丹的會員紅利點數已快到期。本著主婦精打細算的小算盤一打,不得了了差很多一定要用掉。

於是在一個難得晴朗的假日午後,趁隙出門"拋夫棄女"放風兼採買。

 

走在熱鬧熙嚷的台北街頭,南京西路和中山北路一帶巷弄中非常多特色小餐廳,以前單身時,很喜歡和姊妹淘一起來逛街喝下午茶,穿梭在兩棟新光三越及閃著時髦招牌的店面,享受走在最in 時尚的快感中。曾幾何時,今非昔比,同樣走在充滿人潮的街上,看著擦肩而過的人群,只覺得之前那些時光,怎麼好像是上一世紀的事惹離我好遙遠哪(遠目)。

 

(偽)單身一人走在路上,理應感覺輕鬆,但內心卻不由自主希望是全家大小一起出動,過去單身女郎的生活雖然很愉快,但奇怪的是我也並不特別懷念。

 

這才明白,從生子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已不再自由...

 

但,並不是令人窒息的禁錮感,而是近似心甘情願的充實感。
婚姻對我而言,是在生子之後,才更加具象體會到"家"的意義。原來,有孩子是這種感覺阿,現在我知道了。

 

或許,揮別從前,持續往前,可以懷念而不需過分去哀悼,人生才不至於走得處處有遺憾。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70227004254-1  

 

今年的1月1日,在歷經兩天意想不到的地獄式洗禮的催生下誕生了,我的孩子。

在月子中心享受度假般的一個月後,回到家,迎接我和老公的,是比催生的地獄更下一層的煉獄般的考驗---咱們長得好可愛的小可愛,竟是隻不睡覺又愛掛在人身上的魔嬰哪~~

一個月以來,小可愛一到晚上,標準哄睡時間是三、四個小時左右,在好不容易把她放在放在床上,再接著以一小時或45分鐘為單位醒過來,繼續用她雷霆萬鈞、鏗鏘有力的丹田發出嘹亮的哭聲來討抱。

 

為母則強的地方在哪裡? 我想就是在長期的睡眠剝奪下,還能繼續笑看寶寶的功力吧。 

我不確定小可愛是否是傳說中的「高需求寶寶」? 但我能肯定的是,她的需求絕對不算低就是了。 (彈菸灰)

往好處想,哭聲嘹亮,愛哭愛笑反應強度強,手腳又常激動揮舞,至少表示她是個健康、正常發展的寶寶,也可以藉著哭聲提醒馬麻該換尿布該餵奶該陪玩~~要是都不太該,說真的可能當媽的累到或不小心太久才換尿布或餵食,反而對寶寶有不良影響。

 

將近一個月,魔嬰晚上終於能睡將近3小時,最高到6小時的睡眠了。

身為極度黑眼圈患者,只要寶寶睡夠久也就滿意了......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下載  

每次看到別人馬麻迎接自己寶貝誕生,總是充滿為人母的喜悅,母性慈愛的光輝常照得我睜不開雙眼,無論是職業婦女兩頭燒,或是成為全職媽媽,那種甘心樂意的精神總是讓我艷羨不已。對於經常自認母愛容量內建不足的我來說,擁有孩子生命就變得完整、幸福」的概念,是我很難打從心裡理解的奇事。

關於為何想要有孩子這件事,之前也跟老公討論過很多次,我們兩人也在不停的互相確認和自我問答的過程中,辨識出自己對於生兒育女真正的心意。因為說實在的,那種「結婚生子才是自然過程」、「社會少子化這麼嚴重,夫妻要多增產報國,以減緩老人社會的提早來臨,增進全人類福祉」「有孩子才能跟父母、親戚、公婆、朋友、路人交代」、「因為婦人生子才是神所喜悅的」種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實在很難讓我們支撐父母這個角色辛勞一生、用心良苦的能量。親子關係實在是相當私人的生命經驗,如果連創造、經營這樣的關係都要給自己一堆理由才能做得下去,外加擔心旁人的眼光和社會的壓力,時時審判自己有無達到「眾人」、「模範」的標準,那樣為人父母也太辛苦了一點。

 

 

記得當時做羊膜穿刺的醫師斬釘截鐵的告知,我腹中寶寶是女孩時,心中失落感強烈到自己都害怕。我一向很討厭別人重男輕女,但自己那陣子卻常在夜深人靜時,因為無法適應自己即將成為擁有女兒的母親而悲從中來,偷哭好幾次,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怎麼可以對腹中的寶寶這麼不公平而哭得更厲害,搞得我以為自己要得憂鬱症了。在此之前,我時常幻想老公和男孩、女孩一起玩的模樣,也幻想自己跟男孩相處的模樣,就是對於自己和女孩兒完全想像不出畫面。老實說,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對於母女情結有這麼深的恐懼,那陣子真的神經兮兮的,連看電視節目,看到母女互相吐槽或揭瘡疤,只要感受到她們有複雜的情結,就會很驚恐的覺得: 

「萬一以後我跟女兒處不好怎麼辦?」

 

「萬一我們互看兩討厭怎麼辦?」

 

「女孩心思總是比較細膩敏感,很難討好,容易變成又愛又恨的關係,還是男孩比較粗枝大葉好帶一點...」

在心理諮商的領域,實在領教過太多這類型的case,也許更重要的是,我跟自己的母親本身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我母親對外婆也是充滿又愛又恨的情意,這種源自原生家庭的不良「遺傳」,確實讓我萬分敏感,不心驚肉跳都沒辦法。

 

好在,那種不忍回想的奔騰情緒,整我哭個幾次也就慢慢消散了。

現在我每天都在為寶寶祈禱,只要她身心健康完整,發展成長都正常就好,這樣,就夠好了。

 

成為母親,對孩子從來不會只有一種情緒,大體是期待中帶著害怕,愛中帶著怨,等等等等的,對孩子有複雜的情感,在育兒過程中恐怕是難免的。一開始就說了,全心付出心無旁鶩的母愛總是讓我羨慕,但更多時候,母親這個角色也是體驗中學習去愛。比起「母愛是天生的」說法,我更相信母愛或許有本能的成分,但更多時刻,我們都需要操練,讓自己成為更稱職的母親。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下載  

一個正在鬧離婚的前前前同事Lisa, 某天突然line 我,說她最近的婚姻狀況出了點問題。

我與Lisa真的是好久之前的同事了,離開那家公司至少也有四、五年了吧。這些年,我重拾書本,轉換跑道,她一直在原來那家公司工作,雖然我們有互留facebook,但交情並不深,只是上班時坐在附近偶爾一起吃飯聊天,離職了彼此臉書有時按讚,,連留言都鮮少的那種交集。

還記得我畢業時,她曾經問過我近況,當聽到我讀的是心理相關系所時,馬上興致勃勃的接問一句: 「那我以後人生有遇到什麼問題,就可以找妳解惑囉?!」接著,就開始問我一個她親戚遇到的困擾,詢問我的意見。是的,還不是她自己本身的遭遇喔。

 

讀心理系所的人常常會遇到這種問題,就是周圍的親戚朋友、同事路人,一看到妳,不是一臉防衛:  「所以,只要我跟你多講兩句,妳就會看穿我,矮油真恐怖我還是少跟你講太多」,就是「太好了,有免費的算命師、心理諮商師可以使用」的心態,將自己的、自己家人的、隔壁同事的、電視看來的疑難雜症一股腦兒倒給妳,睜著晶亮的雙眼,期待妳會給一個很專業、像電視、書籍上所謂的心理學家會講的話,當然,傪些專業術語,可以顯得自己真的有讀過書,聽的人更覺值回票價。

 

而Lisa 這次,自己碰上了人生的難題,她在line中形容得鉅細靡遺,連「老公很久都不碰我了」這種話也直白的說了出來,跟她同事那些年,可很少聽到她那樣拘謹的小女生會這樣直接表達。說實在的,遇到這種情形,找我訴苦,看在同事一場我也不是不願傾聽或給點意見,很久沒見,出來碰個面聊聊,我也比較能掌握對方真實的表情和情緒,給比較中肯的回應。饒是我儘量不想刻意的以某種角色反應,但Lisa只是想要在網海中抓住一根浮木,並且告訴我她已經問過周圍所有人的建議,找我,是因為覺得我所學的東西或許可以給她更不一樣的答案,言下之意,頗有問我這問題是看得起我的意思,也希望我最好要給她耳目一新的解答。

 

只不過,line 這種單方的交流,兩人歲月、交情的隔閡,自加上她一副把我當成雜誌上的薇薇夫人專欄(這年代也太......),寫了個長信就要求解答的方式,實在不是我的菜。雖然,她每次問我都很客氣,但始終擺脫不了只是想要免費得到一場婚姻諮商的意味。老實說,感覺並不那麼舒服

 

轉讀心理學,純粹是個人喜好,人性雖然又複雜又可惡,但偶爾展現的良善和大愛仍會點亮人心。當然,也不排除希冀替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解決難題。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四周有些人好像覺得既然我讀了這門科目,就理所當然要對人充滿愛心和理解,客觀又客氣,言語要溫暖又溫柔,別人有事就是我的事,對任何人或事情動怒或不關心就是沒有同理心,自己人生的問題就應該迎刃而解,讀心理學的人應該不能有親子問題、婚姻問題、人際關係問題,就像癌症權威醫生怎麼可以得癌症,牧師怎麼會罵人,巴拉巴拉巴拉,族繁不及備載。

 

但,我是讀心理學,讀完頂多成為心理師或心理學家,不是變成聖人。

 

我關心了Lisa幾次之後,也漸漸的不再那麼有求必應的回她了。後來,她終究還是離婚了。當她捎來這消息時,我不是不唏噓的。

說真的,陌生人找我問問題還得付費,至於親朋好友們,遇到人生難題就大家聊聊,可不可以不要再逼我用「專業心理師」的樣態來回答問題呢?

 

 

 

 

 

 

 

 

 

,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ages  

王麗芳小姐的親子育兒部落格我已經follow了好一陣子,誠然,我並不一定想要複製她所有的育兒方式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但,文中一再強調的尊重孩子,以及向孩子承認自己的不足,甚至邀請孩子提醒自己並提出改善建議的身體力行,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身為父母,尤其是東方人的父母,能夠把自己的孩子真正當成一個獨立個體來尊重的,有幾人能做到?

 

記得小時候,母親帶我去外面吃飯,每次都是不問我就自己出主意要我點A她點B,說是這樣我們就可以吃到不同的食物。只要我想點別的,而那是她不喜歡的食物,她就會說: 「叫你點A就點A,不要忘記飯錢是誰出的!」這倒也罷了,但其實真正讓我幼小心靈感到不舒服的,是當我剛好被分配到我喜歡的東西,而正吃得津津有味時,我媽就會突然把筷子伸進我盤中,夾走我正在吃的東西說:  「你看! 叫不同的食物,我們兩樣都可以吃到,你也可以吃我的阿!」但,她盤中的那食物不是我愛吃的阿!  

我真的好喜歡吃自己盤裡的,而且,台南小吃常常是限量版,比如說,司目魚腸魚肝就是攤子上偶而才會有的美食,而且一次大概只有三副左右,甚至兩副。我盼了很久,有時候捨不得一開始就吃,常常留到最後,結果母親一伸手就把我的寶貝拿走二分之一。

一直記得,當時的心情實在很難過、很不開心,母親還會說:  「好東西就是要彼此分享,你該不會這麼小氣吧! 你喜歡吃,媽媽也喜歡吃阿! 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你哪吃得到阿?!」

那你為什麼不能自己點一盤呢!  

 

但是,小小的心靈無法釐清自己的感覺,只是覺得,如果我對媽媽生氣,就是不對的,她講得沒錯阿,東西的確是她買的,我的東西都是她的,好像也是有道理,滿腹無奈也只能往肚裡吞。

至於我從小到大的房間,我自己是根本沒有所有權的。我離家工作,妹妹長大之後,理所當然進駐我的房間,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重新整理,沒有人覺得應該知會我一聲。我的書籍,我媽喜歡就自己留著,訂一個全新書櫃放進去當成她自己的,不喜歡的就自作主張處理掉,一樣從來沒問過我,那些書是不是我還想要?   只要我回家,看到我的莎士比亞全套擺在裡面,哪怕其實我當時有所需要,只要我說一聲:  「ㄟ? 那不是我大學的書嗎?」

母親立刻就會臉一沉: 「你大學學費是誰出的? 自己不用丟在家裡還敢說! 搞清楚這是我的房子,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我的! 難道我沒有權力處理我的東西嗎!!....blah blah blah...」我只是問一句,但那一句話對她而言像是有無比的殺傷力和不敬,她的反應,可能和兒女跟還在世的父母搶著要遺產差不多。

搞得如果我真的需要,可能還得用「借」的,母親大人非常不樂意,因為那會破壞她書櫃陳設的完整性。

 

王女士提過「強迫分享,其實是搶奪」、「尊重孩子物權」的概念,我現在才明白,兒時那種不愉快的記憶到底所為何來,也才比較釋懷,原來,我當下真的不想跟任何人分享我僅存的一點點心愛食物,尤其是不問而取,是正常的,不是因為我自私。

我想,身為父母,通常都很捨得把好東西給孩子,或許就是因為如此,上ㄧ輩的他們普遍沒有、也不認同孩子有物權和所有權的說法;另一方面,母親與孩子,因為從懷孕開始,孩子就是與自己身體緊緊相連,是自己的一部分,因此,就算孩子脫離母體獨立成長,無論長到多大,母親的心中永遠難以接受自己的一部分竟然要跟自己劃清界線的撕裂感吧。

 

或許,為人父母不是真心想要搶奪孩子的東西,只是他們不想要跟孩子有距離(當然也是有例外),不能放手,永遠是為人父母最難的課題之一。

而,即將或已經晉升為現代父母的我們,了解了上一代所犯的錯誤,體會了孩子不被尊重帶來的痛苦,既然我們擁有了上一輩所沒有的自省能力,就更有責任,讓我們的下一代免於再遭受一樣的待遇。雖然,我們一樣不完美,但至少,我們願意修正。

 

 或許,懷孕、生子、養兒的歷程,也是另一種直接的療癒與重新成長的方式。

 

, , ,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下載  

常聽到有人在懷孕時甚至懷孕前有夢到自己寶寶的性別,就是俗稱的「胎夢」

我在孕期第二、三個月左右時,也因為睡眠品質很差,常常夢到一些有的沒的,醒來還記憶猶新,都是一些生鮮活跳,很超現實的夢境(好啦,就是曾夢過那種令人害羞的情節~~當然,這一切都是荷爾蒙作祟啦!! )

 

關於寶寶的性別,印象很深刻的有二次:

 

第一次大約是在二個月的時候夢的:

夢裡我帶著寶寶,和遠在異地的大學同學一起出遊(對方已有一個二歲女兒,當時她也是帶著孩子),還記得我帶的孩子在夢裡蠻大隻的,雖然五官很模糊,但知道他是男寶寶, 依稀有印象在夢裡還有這樣的疑問: 明明同學的女兒應該比我的孩子大很多,為何她的女兒看起來就是比我孩子小?

醒過來想到這不合邏輯之處,覺得是夢吧也就沒有太在意。

而在三個月一過之後,我夢裡的同學捎來訊息給我,說她懷孕了,問問周數,竟跟我做這個夢的時間非常相近,這麼一來,夢中她小孩比我的小孩小這件事就說得通了,雖然這或許只是巧合,但還是讓我覺得十分有趣。

 

第二次就大約在三個多月時:

夢中我抱起我的孩子,他五官很清晰,體型適中,閉著眼睛,我還記得我捏捏他的鼻子說: 這鼻子比把拔的塌一點耶! 寶寶還皺了一下眉頭,我見狀立刻改口說: 可是以後會愈來愈挺喔! 寶寶就笑了。

是男寶寶。(連在夢中都這麼巴結寶寶阿真是的)

 

雖然在孕期中,我沒有孕吐,皮膚狀況除了乾一點外,也沒有長痘痘什麼的,依據不負責任之同性荷爾蒙相吸,異性荷爾蒙相斥的說法,我心底一直傾向覺得這次懷的可能是女孩兒,雖然,家中陰盛陽衰的我們(一準爹,一準娘,兩隻準姐姐貓咪阿,都是女的阿),且自己親娘也沒生過兒子,其實是想要生個男孩來"均衡"一下的。

其實還有另一個重要的理由: 也許聽過太多糾結纏勒的母女關係,對我而言,母子關係相對比較輕鬆吧。

 

不過,一連做了兩次男寶胎夢,不知不覺心裡就期待起來了。

結果前天四個月產檢時,本來很開心等著醫生公布性別,結果看著超音波,寶寶緊緊貼在胎盤旁邊,醫生照來照去,寶寶一手放眼前,兩腿夾緊緊,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醫生還很好笑的用儀器搖晃我肚皮,看能不能讓寶寶改變姿勢,無奈寶寶硬是堅定的夾緊雙腿,緊靠胎盤(會不會是個有個性的孩子? 就跟他媽一樣)

 

醫生跟寶寶糾纏了一會,下了個結論: 寶寶看起來很健康

至於性別呢? 我想,是妹妹的機率大一些。

 

妹妹機率大嗎?  那我的胎夢豈不是不準? 還夢到兩次是怎樣?

突然覺得心底有淡淡的惆悵。

 

老公看到我這樣子,連忙提醒我說: 男孩女孩一樣好阿!  如果寶寶真的是女生,這樣對她不公平。

我沒好氣的回嘴:  阿還不是你也說想要男生的! (老公比較想要男孩的理由跟我不一樣: 他覺得男孩可以跟他一起玩遙控車和直升飛機,而且男孩比較不用像女孩一樣擔心被壞人騙色之類的)

 

被這麼一提醒,我突然警覺到: 心裡暗示真是個厲害的玩意兒。

我大概不知不覺被我的夢綁架了,而我的夢,可能來自於我跟我老公的雙重期待吧。

 

 

 

 

 

 

, , , , , ,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