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下載  

每次看到別人馬麻迎接自己寶貝誕生,總是充滿為人母的喜悅,母性慈愛的光輝常照得我睜不開雙眼,無論是職業婦女兩頭燒,或是成為全職媽媽,那種甘心樂意的精神總是讓我艷羨不已。對於經常自認母愛容量內建不足的我來說,擁有孩子生命就變得完整、幸福」的概念,是我很難打從心裡理解的奇事。

關於為何想要有孩子這件事,之前也跟老公討論過很多次,我們兩人也在不停的互相確認和自我問答的過程中,辨識出自己對於生兒育女真正的心意。因為說實在的,那種「結婚生子才是自然過程」、「社會少子化這麼嚴重,夫妻要多增產報國,以減緩老人社會的提早來臨,增進全人類福祉」「有孩子才能跟父母、親戚、公婆、朋友、路人交代」、「因為婦人生子才是神所喜悅的」種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實在很難讓我們支撐父母這個角色辛勞一生、用心良苦的能量。親子關係實在是相當私人的生命經驗,如果連創造、經營這樣的關係都要給自己一堆理由才能做得下去,外加擔心旁人的眼光和社會的壓力,時時審判自己有無達到「眾人」、「模範」的標準,那樣為人父母也太辛苦了一點。

 

 

記得當時做羊膜穿刺的醫師斬釘截鐵的告知,我腹中寶寶是女孩時,心中失落感強烈到自己都害怕。我一向很討厭別人重男輕女,但自己那陣子卻常在夜深人靜時,因為無法適應自己即將成為擁有女兒的母親而悲從中來,偷哭好幾次,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怎麼可以對腹中的寶寶這麼不公平而哭得更厲害,搞得我以為自己要得憂鬱症了。在此之前,我時常幻想老公和男孩、女孩一起玩的模樣,也幻想自己跟男孩相處的模樣,就是對於自己和女孩兒完全想像不出畫面。老實說,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對於母女情結有這麼深的恐懼,那陣子真的神經兮兮的,連看電視節目,看到母女互相吐槽或揭瘡疤,只要感受到她們有複雜的情結,就會很驚恐的覺得: 

「萬一以後我跟女兒處不好怎麼辦?」

 

「萬一我們互看兩討厭怎麼辦?」

 

「女孩心思總是比較細膩敏感,很難討好,容易變成又愛又恨的關係,還是男孩比較粗枝大葉好帶一點...」

在心理諮商的領域,實在領教過太多這類型的case,也許更重要的是,我跟自己的母親本身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我母親對外婆也是充滿又愛又恨的情意,這種源自原生家庭的不良「遺傳」,確實讓我萬分敏感,不心驚肉跳都沒辦法。

 

好在,那種不忍回想的奔騰情緒,整我哭個幾次也就慢慢消散了。

現在我每天都在為寶寶祈禱,只要她身心健康完整,發展成長都正常就好,這樣,就夠好了。

 

成為母親,對孩子從來不會只有一種情緒,大體是期待中帶著害怕,愛中帶著怨,等等等等的,對孩子有複雜的情感,在育兒過程中恐怕是難免的。一開始就說了,全心付出心無旁鶩的母愛總是讓我羨慕,但更多時候,母親這個角色也是體驗中學習去愛。比起「母愛是天生的」說法,我更相信母愛或許有本能的成分,但更多時刻,我們都需要操練,讓自己成為更稱職的母親。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

下載  

一個正在鬧離婚的前前前同事Lisa, 某天突然line 我,說她最近的婚姻狀況出了點問題。

我與Lisa真的是好久之前的同事了,離開那家公司至少也有四、五年了吧。這些年,我重拾書本,轉換跑道,她一直在原來那家公司工作,雖然我們有互留facebook,但交情並不深,只是上班時坐在附近偶爾一起吃飯聊天,離職了彼此臉書有時按讚,,連留言都鮮少的那種交集。

還記得我畢業時,她曾經問過我近況,當聽到我讀的是心理相關系所時,馬上興致勃勃的接問一句: 「那我以後人生有遇到什麼問題,就可以找妳解惑囉?!」接著,就開始問我一個她親戚遇到的困擾,詢問我的意見。是的,還不是她自己本身的遭遇喔。

 

讀心理系所的人常常會遇到這種問題,就是周圍的親戚朋友、同事路人,一看到妳,不是一臉防衛:  「所以,只要我跟你多講兩句,妳就會看穿我,矮油真恐怖我還是少跟你講太多」,就是「太好了,有免費的算命師、心理諮商師可以使用」的心態,將自己的、自己家人的、隔壁同事的、電視看來的疑難雜症一股腦兒倒給妳,睜著晶亮的雙眼,期待妳會給一個很專業、像電視、書籍上所謂的心理學家會講的話,當然,傪些專業術語,可以顯得自己真的有讀過書,聽的人更覺值回票價。

 

而Lisa 這次,自己碰上了人生的難題,她在line中形容得鉅細靡遺,連「老公很久都不碰我了」這種話也直白的說了出來,跟她同事那些年,可很少聽到她那樣拘謹的小女生會這樣直接表達。說實在的,遇到這種情形,找我訴苦,看在同事一場我也不是不願傾聽或給點意見,很久沒見,出來碰個面聊聊,我也比較能掌握對方真實的表情和情緒,給比較中肯的回應。饒是我儘量不想刻意的以某種角色反應,但Lisa只是想要在網海中抓住一根浮木,並且告訴我她已經問過周圍所有人的建議,找我,是因為覺得我所學的東西或許可以給她更不一樣的答案,言下之意,頗有問我這問題是看得起我的意思,也希望我最好要給她耳目一新的解答。

 

只不過,line 這種單方的交流,兩人歲月、交情的隔閡,自加上她一副把我當成雜誌上的薇薇夫人專欄(這年代也太......),寫了個長信就要求解答的方式,實在不是我的菜。雖然,她每次問我都很客氣,但始終擺脫不了只是想要免費得到一場婚姻諮商的意味。老實說,感覺並不那麼舒服

 

轉讀心理學,純粹是個人喜好,人性雖然又複雜又可惡,但偶爾展現的良善和大愛仍會點亮人心。當然,也不排除希冀替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解決難題。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四周有些人好像覺得既然我讀了這門科目,就理所當然要對人充滿愛心和理解,客觀又客氣,言語要溫暖又溫柔,別人有事就是我的事,對任何人或事情動怒或不關心就是沒有同理心,自己人生的問題就應該迎刃而解,讀心理學的人應該不能有親子問題、婚姻問題、人際關係問題,就像癌症權威醫生怎麼可以得癌症,牧師怎麼會罵人,巴拉巴拉巴拉,族繁不及備載。

 

但,我是讀心理學,讀完頂多成為心理師或心理學家,不是變成聖人。

 

我關心了Lisa幾次之後,也漸漸的不再那麼有求必應的回她了。後來,她終究還是離婚了。當她捎來這消息時,我不是不唏噓的。

說真的,陌生人找我問問題還得付費,至於親朋好友們,遇到人生難題就大家聊聊,可不可以不要再逼我用「專業心理師」的樣態來回答問題呢?

 

 

 

 

 

 

 

 

 

,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IMAG1735  

 

說到為孩子命名,其實,早在準備想懷孕的一年多前吧? 還是更久前? 我就已經跟老公討論小孩要叫什麼名字了。甚至已經取好兩個至三個人名了(多麼未雨綢繆)。

對於我們來說,「熙」這個字對我們有重大意義(當然不是因為韓劇看太多)(其實是因為康熙來了看太多~喂!!~),老公的爸爸名字有一個「熙」字,老公跟公公感情很好,公公的為人處事,對老公皆產生很深遠的影響。可惜,公公去世得太早,在我們結婚前就離開這個世界了。他生前我只跟他長談過一次,聽老公的轉述,公公愛家、疼老婆、會煮飯、是美食家、人很聰明,無師自通醫學、會跳舞、跟公公談過話覺得他是一個溫柔、有涵養的老人家,這麼樣一個精彩人物,可惜我竟沒有機會認識他。公公太早去世,對於老公而言不啻是個重大打擊,他在知道自己即將當爸爸時,第一個想到的,其實是自己的父親,沒有一個好榜樣在自己身邊提點,想必老公心中感概萬千吧。

 

 

所以,我們決定孩子(們)都要以「熙」字命名,懷念我親愛的、無緣的公公,希望他值得學習的精神與態度,可以透過他的兒子,在自己的孫子女身上傳承下來。

 

而寶寶在我剛懷孕第一、二個月時,陪我一起度過煎熬繁忙的職涯生活,每天忙得昏天暗地,揹著龐大業績壓力時期,我唯一想到跟寶寶講的話就是: 

「寶寶,你要陪媽媽一起奮鬥阿!」

「寶寶,你是小戰士阿!」

「我們要一起加油撐過這地獄時期喔! fighting!!」

而寶寶也確實爭氣得很,從我第一個月不知道自己有孕,還在健身房狂作強力間歇訓練,到第二三月每天都累到下班回家只想放空睡死,寶寶安安穩穩的抓著媽媽的肚皮,也沒有讓我昏天暗地的嘔吐或嚴重身體不適、無法吃進特定的食物等,她的貼心和生命力的強韌,早在孕期不穩的三個月內顯露無疑。所以我叫她Aries--這其實是拉丁文「牡羊座」之意,而背後的象徵含意就是戰士」,依預產期來推算,Aries 應該是射手座或魔羯座,但她的特質就是讓我聯想到與媽媽並肩作戰的勇士(好啦因為我是牡羊座),我希望,寶寶日後是一個能為自己奮鬥,勇敢堅強面對生活的人兒。

 

 

親愛的寶寶,很期待妳來到這世界喔!!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images  

王麗芳小姐的親子育兒部落格我已經follow了好一陣子,誠然,我並不一定想要複製她所有的育兒方式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但,文中一再強調的尊重孩子,以及向孩子承認自己的不足,甚至邀請孩子提醒自己並提出改善建議的身體力行,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身為父母,尤其是東方人的父母,能夠把自己的孩子真正當成一個獨立個體來尊重的,有幾人能做到?

 

記得小時候,母親帶我去外面吃飯,每次都是不問我就自己出主意要我點A她點B,說是這樣我們就可以吃到不同的食物。只要我想點別的,而那是她不喜歡的食物,她就會說: 「叫你點A就點A,不要忘記飯錢是誰出的!」這倒也罷了,但其實真正讓我幼小心靈感到不舒服的,是當我剛好被分配到我喜歡的東西,而正吃得津津有味時,我媽就會突然把筷子伸進我盤中,夾走我正在吃的東西說:  「你看! 叫不同的食物,我們兩樣都可以吃到,你也可以吃我的阿!」但,她盤中的那食物不是我愛吃的阿!  

我真的好喜歡吃自己盤裡的,而且,台南小吃常常是限量版,比如說,司目魚腸魚肝就是攤子上偶而才會有的美食,而且一次大概只有三副左右,甚至兩副。我盼了很久,有時候捨不得一開始就吃,常常留到最後,結果母親一伸手就把我的寶貝拿走二分之一。

一直記得,當時的心情實在很難過、很不開心,母親還會說:  「好東西就是要彼此分享,你該不會這麼小氣吧! 你喜歡吃,媽媽也喜歡吃阿! 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我你哪吃得到阿?!」

那你為什麼不能自己點一盤呢!  

 

但是,小小的心靈無法釐清自己的感覺,只是覺得,如果我對媽媽生氣,就是不對的,她講得沒錯阿,東西的確是她買的,我的東西都是她的,好像也是有道理,滿腹無奈也只能往肚裡吞。

至於我從小到大的房間,我自己是根本沒有所有權的。我離家工作,妹妹長大之後,理所當然進駐我的房間,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重新整理,沒有人覺得應該知會我一聲。我的書籍,我媽喜歡就自己留著,訂一個全新書櫃放進去當成她自己的,不喜歡的就自作主張處理掉,一樣從來沒問過我,那些書是不是我還想要?   只要我回家,看到我的莎士比亞全套擺在裡面,哪怕其實我當時有所需要,只要我說一聲:  「ㄟ? 那不是我大學的書嗎?」

母親立刻就會臉一沉: 「你大學學費是誰出的? 自己不用丟在家裡還敢說! 搞清楚這是我的房子,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我的! 難道我沒有權力處理我的東西嗎!!....blah blah blah...」我只是問一句,但那一句話對她而言像是有無比的殺傷力和不敬,她的反應,可能和兒女跟還在世的父母搶著要遺產差不多。

搞得如果我真的需要,可能還得用「借」的,母親大人非常不樂意,因為那會破壞她書櫃陳設的完整性。

 

王女士提過「強迫分享,其實是搶奪」、「尊重孩子物權」的概念,我現在才明白,兒時那種不愉快的記憶到底所為何來,也才比較釋懷,原來,我當下真的不想跟任何人分享我僅存的一點點心愛食物,尤其是不問而取,是正常的,不是因為我自私。

我想,身為父母,通常都很捨得把好東西給孩子,或許就是因為如此,上ㄧ輩的他們普遍沒有、也不認同孩子有物權和所有權的說法;另一方面,母親與孩子,因為從懷孕開始,孩子就是與自己身體緊緊相連,是自己的一部分,因此,就算孩子脫離母體獨立成長,無論長到多大,母親的心中永遠難以接受自己的一部分竟然要跟自己劃清界線的撕裂感吧。

 

或許,為人父母不是真心想要搶奪孩子的東西,只是他們不想要跟孩子有距離(當然也是有例外),不能放手,永遠是為人父母最難的課題之一。

而,即將或已經晉升為現代父母的我們,了解了上一代所犯的錯誤,體會了孩子不被尊重帶來的痛苦,既然我們擁有了上一輩所沒有的自省能力,就更有責任,讓我們的下一代免於再遭受一樣的待遇。雖然,我們一樣不完美,但至少,我們願意修正。

 

 或許,懷孕、生子、養兒的歷程,也是另一種直接的療癒與重新成長的方式。

 

, , ,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下載  

常聽到有人在懷孕時甚至懷孕前有夢到自己寶寶的性別,就是俗稱的「胎夢」

我在孕期第二、三個月左右時,也因為睡眠品質很差,常常夢到一些有的沒的,醒來還記憶猶新,都是一些生鮮活跳,很超現實的夢境(好啦,就是曾夢過那種令人害羞的情節~~當然,這一切都是荷爾蒙作祟啦!! )

 

關於寶寶的性別,印象很深刻的有二次:

 

第一次大約是在二個月的時候夢的:

夢裡我帶著寶寶,和遠在異地的大學同學一起出遊(對方已有一個二歲女兒,當時她也是帶著孩子),還記得我帶的孩子在夢裡蠻大隻的,雖然五官很模糊,但知道他是男寶寶, 依稀有印象在夢裡還有這樣的疑問: 明明同學的女兒應該比我的孩子大很多,為何她的女兒看起來就是比我孩子小?

醒過來想到這不合邏輯之處,覺得是夢吧也就沒有太在意。

而在三個月一過之後,我夢裡的同學捎來訊息給我,說她懷孕了,問問周數,竟跟我做這個夢的時間非常相近,這麼一來,夢中她小孩比我的小孩小這件事就說得通了,雖然這或許只是巧合,但還是讓我覺得十分有趣。

 

第二次就大約在三個多月時:

夢中我抱起我的孩子,他五官很清晰,體型適中,閉著眼睛,我還記得我捏捏他的鼻子說: 這鼻子比把拔的塌一點耶! 寶寶還皺了一下眉頭,我見狀立刻改口說: 可是以後會愈來愈挺喔! 寶寶就笑了。

是男寶寶。(連在夢中都這麼巴結寶寶阿真是的)

 

雖然在孕期中,我沒有孕吐,皮膚狀況除了乾一點外,也沒有長痘痘什麼的,依據不負責任之同性荷爾蒙相吸,異性荷爾蒙相斥的說法,我心底一直傾向覺得這次懷的可能是女孩兒,雖然,家中陰盛陽衰的我們(一準爹,一準娘,兩隻準姐姐貓咪阿,都是女的阿),且自己親娘也沒生過兒子,其實是想要生個男孩來"均衡"一下的。

其實還有另一個重要的理由: 也許聽過太多糾結纏勒的母女關係,對我而言,母子關係相對比較輕鬆吧。

 

不過,一連做了兩次男寶胎夢,不知不覺心裡就期待起來了。

結果前天四個月產檢時,本來很開心等著醫生公布性別,結果看著超音波,寶寶緊緊貼在胎盤旁邊,醫生照來照去,寶寶一手放眼前,兩腿夾緊緊,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醫生還很好笑的用儀器搖晃我肚皮,看能不能讓寶寶改變姿勢,無奈寶寶硬是堅定的夾緊雙腿,緊靠胎盤(會不會是個有個性的孩子? 就跟他媽一樣)

 

醫生跟寶寶糾纏了一會,下了個結論: 寶寶看起來很健康

至於性別呢? 我想,是妹妹的機率大一些。

 

妹妹機率大嗎?  那我的胎夢豈不是不準? 還夢到兩次是怎樣?

突然覺得心底有淡淡的惆悵。

 

老公看到我這樣子,連忙提醒我說: 男孩女孩一樣好阿!  如果寶寶真的是女生,這樣對她不公平。

我沒好氣的回嘴:  阿還不是你也說想要男生的! (老公比較想要男孩的理由跟我不一樣: 他覺得男孩可以跟他一起玩遙控車和直升飛機,而且男孩比較不用像女孩一樣擔心被壞人騙色之類的)

 

被這麼一提醒,我突然警覺到: 心裡暗示真是個厲害的玩意兒。

我大概不知不覺被我的夢綁架了,而我的夢,可能來自於我跟我老公的雙重期待吧。

 

 

 

 

 

 

, , , , ,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images  

猶記得開始想要有小孩時,還以為懷孕很簡單,加上有運動和飲食習慣,對自己身體有莫名信心,總覺得"腳跨過去就有了"。

看到比我晚結婚的人陸陸續續都有了也不擔心,直到解除懷孕禁令近一年仍無消無息,直到結婚一年內42歲高齡的女友也懷了孕,聽著大家看到我說:  

 

「何時趕快生個baby 來加入我們的行列」,心裡真的是酸到不行,給他恨得牙癢癢的(有需要這樣嗎?) 。

 

懷孕這種事真的是愈想要愈得不到,我又很不想走到人工受孕那一步,明明和老公已經去做了全身詳細檢查,連家裡兩隻貓咪都抓去檢查抽血吃藥,換了較寬敞的住家環境,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想要有寶寶而做的準備阿! 但饒是做盡了所有努力,那驗孕棒上的第二條線就是遲遲不肯出現。

我也知道想懷孕需要放輕鬆,但眼看著年齡的大警鐘逐漸逼近底線,那種壓力真的很難說消除就消除,也許,善於規劃的我總是很習慣算計工作與家庭的時間資源分配,對所有事情錙銖必較,以為懷孕也是如此。殊不知,念書和工作或許可能憑藉自己的努力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但孩子和愛情、婚姻一樣,跟「人 」有關的事,往往不是憑藉個人的的一番"努力"就一定可以得到預期的效果,而在我終於放棄想要控制的心情,好好專心做該做的事情時,寶寶,就報到了。

 

感覺上帝很愛跟我開玩笑。

 

 

但現在,在摸著已經突出的肚皮當下,我逐漸領悟,有時候,「執著」代表有所堅持,認真執行心中的理想目標,是好事;但在某些方面,執著會讓人想要牢牢抓住,無法放手,最後容易落入鑽牛角尖當中,心不寬,美好的事物也會被封閉的心思阻擋而進不來。

 

孩子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 ! 

孩子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 ! 

孩子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 ! 

 

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其實,是擔心寶寶出生後,排山倒海的瑣碎和勞累會讓爸媽忘了他(她)是來陪伴我們的禮物而不是重擔,所以要先打預防針(想得還真遠哪)。

 

 

 

 

 

 

,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600_phpXsNaFZ  

雖然在這近一兩年,看著朋友們逐漸生養眾多,也因經過多年身心靈的"砍掉重練",慢慢覺得有小孩好像沒有想像中可怕。但,人就是這樣,當你可以輕鬆擁有時就是避之唯恐不及,而當你開始想要的時候,期待的壓力卻使得送子鳥總是遲遲不飛到你這家。

經過一年的沒消沒息,加上兩次檢驗時一條線的失落感,又面臨準備轉職工作的調適,當我一開始接下薪水三級跳但是周末須要上班,平常下班時間比老公還晚的工作,正準備大施拳腳時,

竟  然  有  了!!

 

猶記得剛開始上班當天,因為MC遲遲不來,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一驗,看到兩條線的剎那,真的有一種: 看慣了一條線,現在兩條線是驗孕棒壞了嗎」?  的心情。

 

記得聽過那種期待孩子降臨很久的父母,終於盼到的時候,那種欣喜若狂,仿佛得到全世界的感受,我都覺得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也那樣?  但事實是,當去醫院檢驗證實有了的時候,直到聽到胎兒心跳聲,雖然覺得新奇但還是沒有很大的真實感,反觀我老公,第一次聽到胎兒心跳,他直呼:  「好感動」,然後開始借育兒書籍來啃,上網找月子中心什麼的,那時我工作得天昏地暗,工作內容因為事業務性質很操,視錢如命的老闆揚言: 「為公平起見,你雖然懷孕我們還是把你當作正常人看待喔,你的業績要求還是主管級的要求」,新工作需要學習,需要調適和表現,加上一開始懷孕又很容易累,真的是人生地獄期,我已經沒有精力管懷孕的大小事了,多虧了老公張羅了不少,醫生他說誰好我就去看,什麼檢查要做我就做,完全不想思考,每天只有一種: 老娘快累死了好想大睡一場,寶寶阿你可要當個戰士跟媽媽一起並肩作戰哪 的呻吟。

 

 

過了兩個月疲憊不堪的生活,內心也隱隱擔心小孩的健康是否受影響,再聽到有一次老公語重心長的分享說: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當個好爸爸?

 

這才驚覺我以為一向調適得很好的老公,一邊要上班一邊要找醫院找資料,一邊手忙腳亂應付老婆的懷孕要求,另一方面還要面對自己即將為人父內在澎湃的小劇場,這才發現,他最近雖然人是盡責的在運轉著,但臉上不知何時掛著的,盡是沉重的表情。女人們一向都覺得懷孕最累的是自己,男人除了快樂的貢獻出幾滴生命之泉以外根本不痛不癢,但我們其實忽略了,為人夫、人父內在的壓力與不安,期待與惶恐,也許並不比當媽媽的少,彷彿一棒把我敲醒似的,忽然之間,我發覺自己對老公的關心太少,也沒有時間好好感受姙娠的變化,這份工作,雖然高薪與成就看起來很吸引人,但是以家庭中即將有新成員的我來說,過長期間的投注在工作中是否值得呢?

 

雖然,我其實不是當全職媽媽的料,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而且是還在懷孕的期間就得放棄工作(仰天哀嚎),但,人生的事原本就難以預料,誰叫我選擇了這份工作,又剛好工作時碰上懷孕最不穩定的時期呢?  或許,慢下來感受生活,別再汲汲營營執著些什麼,是我這階段的必修學分吧!   沒有全職的工作,我試著重拾自己的老本行,再加強自己英文的訓練,試著兼職做翻譯,竟然也很幸運的一試就被錄取,我想,上帝的確是關了你一扇門,就一定會另外開一扇窗給你,只是,自己也必須不放棄,持續認真的去嘗試。

 

 

過了一個月寵物般的孕婦生活,整天吃吃喝喝睡覺看電視,說實在感覺好無聊,看來我真的不是當寵物的料。

現在,我終於又有事做了!  寶寶阿,你也快四個月了,這周產檢搞不好就能知道你是弟弟還是妹妹喔!   (期待~~)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images (1)  

最近在不同團體當中,分別聽到不少夥伴對自己人生故事的一些分享,每次聽見都很有感覺。我想,我應該克服惰性,提起筆將他們寫下,順便提醒自己,每個人的人生,背後都有想像不到的經歷,在自己走在人生道路之際,偶爾靠么旅途怎麼這麼不順的時候,想想別人(不是隱苦揚樂的那種),就明白自己並不孤單。

 

今天分享到的繪本,是有關於一個男孩,從小喜歡跳繩、跳舞、和大自然親近,不是主流的愛運動、陽剛的男孩形象。在學校被男同學霸凌、爸爸一開始也試圖改變他,受到很多挫折但仍堅持做自己的故事。

 

輪到我們分享的時候,有兩條路線為探討的主軸:

第一、母親的支持對一個走在非主流人生孩子的重要性,有人聯想到吳季剛的母親。

第二、男孩本身,面對嘲笑、挫折,雖然會沮喪仍然沒有放棄,還努力學踢踏舞參加才藝表演,不放棄自己的態度。

 

很多為人父母的,將著眼點放在主角母親身上,我想,這是一種失落,也是一種省思吧。

想著: 如果母親在自己成長過程中,能夠願意聽聽我的聲音,不只是一股腦將社會的期待、自己的遺憾和願望倒在孩子身上的話,該有多好?! 

男孩更讓我想到: 這男孩也受到不少挫折,但他都沒有放棄,也不理會男同學的嘲笑,固然有老師和媽媽支持,應該是他能夠堅持的動力,那,如果沒有呢? 如果成長過程,家人或老師,甚至長大後自己的另一半不支持自己真正的樣貌或想想做的事,那該怎麼辦??

就可以有藉口說:

都是沒人支持我,我才變成今天這樣!

「和別人不一樣太辛苦了,還不是很多人沒有做自己仍然活得好好的?」

做自己』是什麼? 想太多! 唉人生嘛不就這樣過嗎?! 

 

有一個夥伴的分享是:  他的家族都是建中、台大的學歷,想當然爾父母希望她也是一路第一志願這樣念上去。

但這女孩從小就喜歡藝術,要升高中時,她堅持要讀復興美工。

我想,這當中的家庭衝突,一定非常劇烈吧。

但如今也一路走藝術路線走到研究所,她說,她從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仔細想想自己一路的求學過程,算是順利,一路都是念讓父母有面子的好學校、好職業。

但,我要唸的科系,學校,事實上都是母親強力介入的決定。

只要說出自己想要的,那個嘲諷我的,不是同學、不是老師,是自己的母親。

 

相信很多家庭都有這樣的故事,我的並不特別。但今天,聽到了別人堅持到底的行動力,我忽然領悟: 原來,一路上我都是妥協的。

妥協於母親伶牙俐齒的傷害與控制、妥協於在家族長孫、長女壓力下,要做一個不出錯、獲得讚賞的好女孩榜樣。

 

直到出社會,身體看似自由了,我的意志,仍舊被禁錮著。

從同事、朋友的眼光來看,我是一個果決、有行動力、獨立又有自己想法的女生。

但也許,外在和一部分的內在,是有那麼一點出錯、不和諧的地方,好像穿錯了高跟鞋,看起來很挺、很華麗,但卻時常跌倒。

 

好像是,直到遇到了熊男 (我老公的綽號到底要換幾次?)  ,在他對我莫名其妙完全的包容和支持下,我才得以將自己內在的力量喚出來,勇敢轉行轉科系、繼續念書進修,蝸牛步的邁進屬於自己的目標。

 

聽了他們的故事,我但願自己小時候像她們一樣勇敢,因為後來我發現,如果是為了別人而妥協,那麼,妥協將永無止盡,"別人"並不會心疼你的妥協,當你妥協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無止盡的循環。

最後,當你有其中一件事不願意聽他們的時,完了,馬上被打入冷宮,就好像這些年來,你從來就沒有委曲求全過一樣。

妥協到最後,就變成理所當然。

 

我想,這樣的心態,放諸於親子、婚姻、婆媳、職場關係,四海皆準。

 

人性哪~~

 

何苦呢??

 

只是,小時候的自己,力量不夠強大,全部的力氣,只能用來保護自己不崩潰而已。

但現在,我們也熬到長大了,是應該提醒自己,長大了,可以有力氣改變,無論長多大了,社會又給自己什麼壓力、期待了,但如果,自己真的想要改變,過一個真正像自己的人生,是應該勇敢的嘗試,會值得的。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images (1)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小習慣or 小怪僻,無傷大雅但就像安撫自己心靈的儀式,

日日陪伴自己心安的度過每一天。

有些人是泡澡、有些人是搽指甲油,有些人是照顧花草...

 

而我,則是睡前看書。

 

這習慣,怕是從小在母親身邊耳濡目染學來的。

小時候,家裡書房有一個大書櫃,客廳、臥房到處都有書,排得整整齊齊。

母親的臥房,床靠牆的位置有著高出床墊的床頭櫃,上面有一長串空間可以擺燈擺書,

床兩邊各有兩層抽屜的櫃子,可以在櫃子裡放滿各種家居寶貝的那種。

 

印象中,櫃頭隨時置放著兩三本書,小時候跟媽媽一起睡的那段期間,母親總是在睡前點亮床頭櫃的小檯燈,看著她買來或租來的小說。印象最深刻的作家像金庸的武俠小說、亦舒、還有倪匡,我媽超喜歡衛斯理系列的,記得後來她甚至買了金庸和衛斯理的全套小說,其他的我沒啥印象,整整齊齊按照編號排在玻璃書櫃裡面。

 

母親把枕頭立起來靠著床頭櫃,背斜斜靠著枕,放鬆地享受著書籍,我總是很好奇的倚在媽媽身邊,看著檯燈鵝黃燈光映照在母親髮間與臉龐,頰邊蘊著微微的光暈,一邊聞著租來書特有的舊紙氣味,一邊問著母親: 

「媽,妳為什麼還不睡?」

 

「因為媽媽想要看看書阿。」

 

「喔......亦舒是誰?」

 

「亦舒是一個香港的作家,很有名的。」

 

「小說裡寫些什麼?」

 

「就是...一些生活中發生的故事,她的看法,她同時也是倪匡的妹妹喔。」

 

「真的!! 倪匡,就是寫外星人的那個人嗎?」

 

「對阿,妳都知道。」媽媽摸摸我的頭。

 

「那...他妹妹也寫外星人嗎?」

 

「不,他妹妹不寫外星人。」

 

「為什麼?」

 

「因為...沒那麼多外星人好寫吧。」

 

小時候我也好喜歡看倪匡的小說,雖然後來發現他每個難解的謎底都是外星人居多,但,還是很喜歡他說故事的創意和精彩奇趣的情節。

然後,「一萬個為什麼」的心情被滿足之後,我就在這種靜謐的氣氛和微黃的燈光下,恍惚入睡。

現在回想起來,大抵是我與母親少數的溫暖親密好時光。

 

長大以後,我發現自己也在每個住過的地方,無論房間大小,都一定預留空間搭起排排書櫃,塞進各類型的書: 不同國家作者類型小說、教科書、英語辭典,企管行銷、古文觀止,連食譜都有。買書成為一種嗜好,我會在確定喜歡某作者的寫作風格後,就豪氣的買下一系列該作者的創作。

 

某一天我發現,櫃上某一排擺滿亦舒的小說。

而且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晚上只要不看書就睡不著覺。臥房床邊一定要有可以擺書和放檯燈的地方。

 

潛移默化真是件可怕的事,可不?

 

 

其實有人說,睡前看書不是好習慣。

整個人歪歪的躺著,又讓腦袋一直接受資訊,不僅脊椎會歪,大腦可能會因受到太多刺激而睡不著。

的確是,後來我發現,當看到引人入勝或口味稍重的書,我會愈看愈起勁,不知不覺就把一本書整個看完,完事後心情激盪,回味再三,更加睡不著覺。

 

現在我坐在這裡寫部落格,其實也就是因為剛剛又看完一本,直懊惱自己該挑個"輕" 一點像吉本芭娜娜之類的小說,比較助眠阿......

 

人有時候做的事情,擁有的習慣,其實亦可能是潛意識中受誰的影響而產生,神不知鬼不覺 (其實神也知鬼也覺就自己不知不覺吧)。

而這許許多多的不自覺,支配著自己的情緒、思考,更有甚者牽引著自己的人生,通往某個神秘的方向。

剎那間領悟,腦袋響起「阿!哈!」二字,帶著某些溫馨回憶的習慣,就讓它陪伴著自己吧。

 

至於那些壞的、不忍想起的回憶所帶來的習性,也只能等到頓悟時,再充滿勇氣的拋開吧。

 

 

 

 

 

 

 

 

 

 

 

 

 

 

 

 

 

 

 

 

 

 

 

 

 

, , , , ,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

  images  

 

生活,有很多事物可以讓一個人不開心,但是,只要有一件小小的感動,就可以療癒一切的不開心。

 

近年來,生命遇到了很多處急轉彎,轉彎的幅度過大,讓我每每摔慘在十字路口轉角處。

每到兩條路口分岔,看著兩條路名都有點熟悉,好像對又好像不對,等到心一橫選了其中一條衝進去,才發現 : 「SHIT! 轉錯方向了!!」

 

總是自以為很懂目的地方向的我,因為路癡、因為車子開太快又不看路,總是在十字路口轉錯彎。

於是,開始氣起身旁的人不提醒,開始抱怨路不平、車子太多、風景太差...。太多事可以抱怨了,太多事可以不開心了,但卻忘了,每每選擇的道路,所下的決定,其實是自己。

 

常常聽到勵志書上鼓勵人生要勇於追求自己夢想,要勇闖天下,要不後悔,但他們沒有告訴我們的是,如果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卻老是跌跌撞撞、或怎麼走都好像看不到盡頭時,該怎麼辦?

人的大腦運作真的很奇怪,明明知道的錯誤,就是很難避免重蹈覆轍;就像明明知道不該愛的人,卻總是離不開,或離開了總是遇到第二個他、第三個他...;就像明明努力又上進又漂亮的女生,做足了一切符合社會價值的溫良恭儉讓角色,身邊那個他,不出現就是怎樣都不出現。

 

有時候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努力都做盡了結果還是不理想比較慘,還是一路只求安穩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就是這樣無風無浪也無聊的過一生比較糟? 

 

生活之中,太多比較、太多競爭,熟識的親友亦無例外。

常常,都是自己熟悉的人才會讓自己傷很重,常常,隨著年齡增長以為經歷過了就比較不怕痛,誰知道每次被割一刀還是痛得要死。

 

但昨天,一對認識不久的夫妻朋友,為了我們家有人生日,特地送了蛋糕登門拜訪,還附送一張私底下請其他夥伴寫成一張大大生日卡,看著那張生日卡裏頭,手工的貼紙亮粉的,又是要到處請人寫幾句祝福的心意,忽然之間,心中被一種溫暖的善意大大充滿了。

我們,其實為別人做得不多,但仍然有人不計成本的願為他人付出。

 

或許,在生命走到轉折處時,好像失去的所有,其實是在磨練我們珍惜、或體會別人為我們點燃的溫暖。

因為,當人生順遂,站在浪頭上時,任何人對自己好,也都容易被忽略,而這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善意,並無法成就我們變得更好,不是嗎?

 

 

,

Posted by 辛巴克蝴蝶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