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寫我心
生有時,死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家族聚會,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父親如同往昔的,在餐桌上高談闊論,大談政治與歷史,他習慣性的在餐桌上當主角,享受家人注目與崇敬的眼光,一如職場,或是人生。

賦玲看著這一切,應該習以為常的景象,但這次,那違和感無法遏止的、一點一滴滲進她心裡。

每次回家,雖有著回到故鄉的溫暖與渴望,但更多時候,她只覺得疏離。

隔著玻璃幃幕,

想逃。

 

賦玲剛拿到碩士學位。

 

看著父親高舉著燙金的畢業證書,得意洋洋的在眾親戚間傳遞,她知道,父親間接的在向她傳達以她為傲的情感。

她也沒有忽略,在一片眾神歡樂的氣氛中,繼母看著畢業證書,那在眼底一抹即逝的眼神。

是因為,她搶了成績太差,在高中都混不下去,只好被送出國弟弟的光彩嗎?

還是因為,她長大了,長女的身分一直提醒著繼母,有人來跟她孩子分一杯羹的可能性?

還是只是因為,繼母純粹,不想再繼續假裝了。

假裝她會愛自己丈夫前妻的孩子。

 

小時候,繼母對賦玲倒是好的。雖然賦玲總是無法開口對她喊一聲媽,但,當經期來潮,賦玲疼得臉色發白、躺在床上打滾時,繼母總是適時送來一碗黑糖薑母茶。

天氣變冷時,繼母為賦玲添新衣物。

只是這一切,在賦玲生母憂鬱症發作、加上這邊弟妹相繼出生之後,就漸漸改變了。

 

賦玲生母,並沒有為夫家生出男丁,再加上太年輕就嫁,在婚姻中極度適應不良。

丈夫離她而去,另結新歡。

賦玲心疼媽媽,父親急著建立甜蜜新家庭,也就讓賦玲陪伴著前妻。

 

父親是獨子,養家重任壓在身上,自是沉重,又繼母很快生下兩個孩子,是以,對於賦玲,也就力不從心。

 

自從丈夫離她而去,母親總是鬱鬱寡歡,時而向賦玲詛咒自己前夫,時而又要賦玲和父親保持關係。

「去啊,去找他。他畢竟是你爸,不要讓人說我是一個霸佔女兒的壞母親。」

 

「好啊,你就去找他,你們一家團圓好了,就都拋下我一人好了。」

 

 

賦玲自小成績優異,在高中升大學時,原本有一好機會出國深造,但,母親有憂鬱症病史,病情時好時壞,賦玲擔心,更何況,母親的經濟情況並不很好。

 

「去找妳爸爸。他應當要對你負起責任。」母親說。

 

有一次,父親問起賦玲的情況。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出國 ?」賦玲說。

 

已在外商公司位居高位,出入家門開著BMW的父親,眉頭深鎖 :

「恩...你也知道,我有你兩個弟妹要照顧...,上面還有你阿公阿嬤...

 

「很抱歉,爸爸無法達成你的夢想。」

 

 

「恩。」

賦玲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她已經習慣,只被要求做好長女的角色,卻從來沒有人重視她的需求、她的夢想。

資源不夠分配,因此,總要犧牲最懂事的那個。

 

一向如此。

 

 

餐桌上,父親還在侃侃而談他帶領的團隊,今年業績有多好,分了多少紅利。公司如何招待他全家去歐洲玩---當然,這指的是繼母的那個全家。

賦玲從國高中就開始打工,自已存學費念國立大學、研究所,她學的是外文,很渴望跨文化的交流、外面的世界,只是,她沒錢花,也,不忍心拋下鎮日心情不好的媽媽。

不要說歐洲,她連金門都沒去過。

 

 

「剛好,你弟從美國回來過暑假,今天一家團圓了真是好啊!!」

父親志得意滿,歡快的舉杯吃肉,好像忘記了,這餐桌上的家庭成員,並不如他口中的那麼完全,不知是少了賦玲的母親? 還是多了繼母的那一家子?

 

弟弟成績自小就不好,在學校異常的行為也多,父親左思右想,決定把他送出國"深造"。

 

出國。

 

 

「吼~~你弟阿,一年光學費就要花我一百萬,你看看,他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還好,他老子有錢!!」

 

這話聽在賦玲的耳裡,說不出來的刺耳。

老子有錢???!!!

 

那我的夢想呢?

我的刻苦呢?

我的不敢離開家呢?

 

我的母親,你原來的妻子呢??

 

一句抱歉,不知道得以抹掉多少人的眼淚,改變多少人的人生。

 

 

那廂,畢業證書還沒傳回賦玲手上。

看著父親喜悅的笑臉,賦玲忽然不知道,

 

她到底,

該不該

 

恨他。

 

或者,她到底該花多少時間,才能夠    不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辛巴克蝴蝶 的頭像
辛巴克蝴蝶

辛巴克蝴蝶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妻日誌 ♂

辛巴克蝴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飛行鳥
  • 哈.......真是無解!!!

    自立自強比較實在......
  • 自立自強,感覺好像要去當兵XDDD...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9/11 23:11 回覆

  • 花非花
  • 還好,我去過金門,當兵。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那我會替你轉告賦玲。要她報考女大兵請早。

    有你的!花兄,這麼沉的文章,閣下硬是找得到笑點是吧!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9/11 23:14 回覆

  • roctony
  • 讓人感到遺撼! 過去的不可改變,只能改變自己的做法,人生怱怱數十載,為自己努力爭取機會,可許日後還有出去的權會!
  • 過去的確不可改變。
    比較可怕的是,有些事現在仍在進行式吧。

    辛巴克蝴蝶 於 2013/09/11 23:15 回覆